歐巴…巴?

上圖這玩意叫O Baba,另一個名字似乎是Neapolitan Babà,是種義式經典甜品。和它的相遇發生在WordCamp EU議程結束那晚。

『Simonetta團15分鐘後出發囉!有興趣的人請準時在大廳集合!』Simonetta是一家離我們旅居的Holiday Inn Express Paris, Canal de la Villette很近的一家道地義式餐廳。我們這坨人來自世界各地,有各式各樣的飲食禁忌、各式各樣的過敏,諸如乳糖不耐者、不吃牛羊者、麩質海鮮花生過敏者、清真飲食者等等,聚餐時不可不慎。通常最安全又最簡單的解法就是找一家有提供純素餐點的餐廳,讓有特殊飲食需求的人可以有基本的滿足,百無禁忌的就在旁邊無良大啖。這一天要用餐的人來自13個國家,選擇Simonetta一來很近,二來有純素餐點可供選擇。這一晚,已經是三天來我們第二次來訪。

這天為我們送餐的是一位漂亮的巴西小姐,精通法文、葡萄牙文、義大利文、西班牙文、還有一種我不知道的方言,這次她可謂棋逢敵手,跟我們一起來的Orion team領頭Valentina通八種語言,連那個未知的方言她都剛好會。

『啊,你這口音…是從XXX來的嗎?』
『是啊,妳怎麼知道?』
『哦,我在那邊留學過…所以妳會說葡語吧?』接下來的對話切換了4種語言,彷彿一場語言魔術秀;我只能勉勉強強透過不同的聲線來知道她們在講不同的語言,以及忙著找擦口水和找下巴。
『你知道嗎?德國人有句話說「學語言的最快途徑是在床上」,要嘛你在那裡出生,要嘛就在那裡找個情人。』問起她怎麼有辦法精通這麼多語言,Valentina笑著如是說。

閒聊之餘,餐點陸續送到。WCEU結束當下大夥如釋重負,一個放鬆下,不論送來的是小山般的火腿培根拼盤、堆得像灌木一樣的生菜沙拉,還是火腿、瑪格麗特、鮭魚西洋梨、羅勒等披薩以及披薩餃,無一不在轉瞬間灰飛煙滅,成為我們的血肉。終於到了甜點時間,翻開甜點菜單,有個東西立刻抓住我的眼球。

『歐巴 … 巴 … ?』菜單的末尾這個叫O Baba的東西,因為名字聽起來太有趣了,我立刻詢問Ashley這是什麼碗糕。
『這是一種義式的經典甜品,是種與蘭姆酒結合的蛋糕,很有特色喔。喜歡蘭姆酒嗎?』Ashley曾在法國住過,又是個美食通,立刻興味盎然地解釋起來。
『嗯 … 我一直很想試試蘭姆酒,看來這道甜品就是為我而設的了,放馬過來吧!』

沒多久,餐點送到。

『歐 … 巴巴?』我瞪大眼睛問。
『沒錯,這就是O Baba喔,看起來真好吃呢 ^.<』Ashley愉悅地說。

這東西給我的第一眼印象,就是顆切了一刀塞入奶油的素肚;啊,但縱切素肚終究是不夠道地吧?在旁邊插片薄荷,佐個草莓切片總能矇過去吧 — 這樣的感覺。

『妳確定這不是素肚嗎?』
『咦?什麼是素肚呢? ^.<』啊,我忘記她雖然現在住台灣,但畢竟還沒有很多年,這麼當地風味的東西不見得嘗試過,或者說吃過也不見得知道名字。
『……我的蘭姆酒在哪呢?』我故作誇張地東翻西找。因為是搭配蘭姆酒的嘛,總會有個小杯之類的,讓我可以優雅地把酒淋滿我的素肚,讓它看起來晶晶亮亮的,成為天上最閃亮的星星。
『都在裡面啦,這道料理可是把整個蛋糕仔細地在蘭姆酒中,讓它每一寸纖維都吸滿蘭姆酒的呢 ^.<』啊,原來是不只切了一刀,還吸滿了酒啊 … 說起來,她確實告訴過我是『結合』蘭姆酒,不是『佐』蘭姆酒,她那有點意味深長的笑似乎也能解釋了。我很愛嘗試各種地方特色料理,但烈酒是我的罩門,不用太多我就會昏昏欲睡。 但身為整天嚷著要塞同事吃皮蛋臭豆腐的人,怎可因為這點事就退縮?我立刻抓起餐刀,一個華麗橫切斬下歐巴巴那長得像蕈帽的大頭,大口塞入口中。

咬下那顆蕈帽的當下,大量的蘭姆酒從中激射而出。甜而濃重的液體瞬間滿溢口中,緊接著口腔、喉頭一熱,舌頭開始熱熱麻麻的,簡直就像吃了一口固狀蘭姆,蛋糕本身的質感什麼的我倒是感覺不太到。再下一口搭配點草莓看看 … 嗯?感覺不到草莓?原來草莓也是吸飽了蘭姆酒啊,還真是一以貫之呢,吃起來就像固體的草莓蘭姆,跟蛋糕可謂前呼後應。所幸鮮奶油在物理上就不可能去吸飽蘭姆酒,在我即將在蘭姆之海中滅頂的當下,彷彿一根浮木將我撐起,讓我近乎麻痺的味覺稍微有所恢復,這才感覺得到蛋糕的質感有點類似馬芬或磅蛋糕,難怪能吸納如此多的酒。

『你的O Baba怎麼樣呢?^.<』Ashley興奮地問道。
『……很有趣,但我覺得我好像吃夠一輩子份量的蘭姆酒了。』之後我就把剩下的蕈柄遞給其他人試吃,對義式料理熟悉的人給這顆O Baba的評價頗高,似乎正港的風味就是如此;而我則大約花了15分鐘才從未預期的烈酒衝擊中恢復。

『待下次有任何國外同事來台,看來皮蛋臭豆腐已經不夠了…』

餐後與大夥漫步在優美的Canal de la Villette邊,配著巴黎晚間溫和的陽光與徐徐微風,我心中滿是這個不合時宜的念頭:『我一定會給你們試試豆瓣醬裹素肚』。

2 thoughts on “歐巴…巴?

  1. 這甜點感覺很棒啊~

    是說你的豆瓣醬裹素肚XDDD 真的有這道菜嗎!! 哈哈~ 原來Ashley還沒有在台灣長駐一段時間哦,難怪 COSCUP 那天的對話感覺有些生澀(國語)。

    這樣最正港、道地的台灣味就是 James 大了!

    喜歡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