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蛋的Whistler奇幻之旅

大家好,我們是鐵蛋。

我們在成為這模樣前,就是個隨處可見的鵪鶉蛋。聽說我們是被遴選出來的一群,經過數十道滷汁的淬煉,再加上真空包裝擠壓,方能從一堆白泡泡的滑頭蛻變為一顆顆閃耀的黑鑽;堅毅的外表下隱藏著熟透多汁的心,這豈是那些菜蛋們想像得到的境界?

這個叫什麼軟人的傢伙,邊逛著商店嘴上邊叨念著鳳梨酥和泡麵已經不夠刺激了,想找些更有趣的東西讓國外的朋友們試試。身為鐵蛋,怎可放任此等迷途羔羊再伸手去抓那些入門貨色?我們互相彈了彈蛋白,當下有了默契 —— 一包原味一包辣味,入陣去!

『Iron eggs … 吧?』
尼看看尼看看,這傢伙一被問到我們的名字就慌了,自把自為地幫我們取了這英文名字,還說這是什麼literal translation。有位馬來西亞朋友還頗有見識,立刻問:『這些是放在茶裡煮的嗎?』啊,那是茶葉蛋啊!雖然是好朋友,但把我們搞混也是很困擾的呢。我們立刻抖抖滷汁向軟人示意,要他好好解釋一下。『雖然很相似,但這些是在滷汁裡滷的,類似醬油那樣的 …』嗯,雖不完美,但以這小子的程度總算過得去。

亞洲區的人吃起我們毫無意外。看著夥伴們一個個被這些傢伙用一臉吃家常菜的嘴臉吞下肚,心裡實在有些無趣,難道我們坐了十幾小時的飛機來到這裡,就為了這樣嗎?

在專案日,我們被帶去專案小組分享,事情終於開始有趣了。

首先來的是一位奈及利亞的朋友,叫Ola。『鐵蛋?』他邊問邊用食指與拇指把一位夥伴夾起,兩指不住一緊一鬆,好好賞玩了一會我等那傲人的彈性後,隨即丟入口中。『啊!這個好吃 … 而且還有一口辣味藏在後面,你們台灣好東西還真不少啊!』啊啊,終於來了個識貨的了。他會這麼說,是因為前面還有小農芒果乾、紅心芭樂乾做足前導,讓我們能在他口中狠狠致命一『彈』。再來是位法國朋友叫做Tug,這位小哥聽說與軟人同期加入,不發一言就顧著將我們把嘴裡塞,識貨程度不言可喻。『….. 我要起來走一下,我好像吃太多蛋了,有點頭昏。』真是最高的讚美,聽得我們的黃都酥了。路過的約旦籍美國朋友Nabeel自從注意到我等在此,似乎路過次數大增,每次總要拿個幾顆配芭樂乾才肯離去。

那麼這位和藹可親的加拿大Lisa姊姊呢?聽到我們是鵪鶉蛋她就放棄了。陸陸續續幾位美加朋友,最多就打開包裝聞一口就各種逃跑;正當我們惋惜著這些朋友們不知自己錯失了什麼,我們驚覺:被拒絕得愈激烈,軟人這傢伙的嘴角就揚得愈高!難道這才是他真正的目的嗎?

『嘿~Matt,剛剛的閃電秀真棒啊,好蛋不來一顆嗎?』對方是軟人的新任team leader:Matt Wondra,美國朋友,為了避免與Matt Mullenweg搞混常被稱為Matt W.,身高近190,育有一女,總是頂著一顆捲捲三七頭和招牌微笑的好男人。『這叫鐵蛋 … 是鵪鶉蛋滷在東方神奇滷汁中很久很久才完成的喔!你看,就是要滷到他們都收縮了,精華都凝聚了,才可以完成呢。好蛋不來一顆嗎?』

神奇滷汁?還連問兩次?我們倒抽一口涼氣,戰慄從蛋黃深處開始蔓延。

環顧四周,人潮熙熙攘攘而過,軟人與Matt W.面對面站在門口附近,這是典型的會議後一對一的場合;加上Matt W.是team leader,軟人這傢伙又刻意讓眼神中灌滿了期待,Matt根本無法脫身!原來,他從一開始就算計了這一切!

『喔 … 這個,好像糖果啊 … 喔god … 喔沒事,哈哈』Matt的額頭滾下斗大的汗珠,聲音微微顫抖,很明顯我們的長相跟他3x年人生中認知的蛋差太遠了。
『哦…哦…還很有彈性呢 … 喔god… 喔沒事,哈哈』軟人嘴角持續上揚,假裝沒聽到連路邊停車的阿伯可能都已經聽到的『喔god』,繼續在眼神中灌入充滿惡意的期待,灌到好像眼球都要漲破似的,嘴角都快碰到鬢角了。啊啊,可憐的美國捧油,這一刻他的心中在想些什麼呢?想必是不想要辜負眼前的台灣捧油的期待吧?這時,他突然眼睛一閉,手指一緊,一陣風似地將手上的辣味同伴塞入口中,兩頰肌肉近乎誇張的運動,顯示他正在用超乎正常所需的力氣與口速在咀嚼。對了,大概就像是旅遊生活頻道裡某些主持人去部落吃蟲的那種感覺吧?看他那瞬間鼓迸的勇氣,背後簡直聖光爆發。
『這…很特別…喔god…哈哈,其實比想像中好…哈哈…還有點辣辣的呢…謝謝啊』吃完後,他的臉立刻放鬆了下來,應該是認真覺得不難吃。我們在袋中撞來撞去,為這位勇士喝采,也為我們自己喝采。

軟人呢?他似乎對這次的『實驗』很滿意,看著我們也為數不多了,就拍下上面這張照片,把我們放在公用區,並在slack上留話:『這是來自台灣的鐵蛋,我可以保證,這是啤酒的最佳良伴。』由於grand meetup每天都有24小時的open bar,這確實是保證銷路的好方法。

看著slack上一堆🍺的emoji reaction不斷累加,想來我等的旅程就到今晚為止了,我們幾位僅剩的夥伴緊緊擁抱在一起,滷汁不斷奪眶而出。模糊間,軟人緩步離去,好像在思考些什麼?必定是在想明年要換什麼花樣來吧。皮蛋?秋葵乾?飛魚乾?不知他會幹出什麼事來,還請國外的朋友們做好心理準備了。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Logo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