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2023,只是如果 …

又到了新的一年了。自從加入中年俱樂部,我已經不太搞新年新希望那一套了。我不知道別人,起碼我自己以前寫過所有的新年新希望似乎從未達成;與其在年初寫下遠大的OKR用來在年末宣告個人今年經營不善,對我來說還是專注當下比較有意義。

不過,幻想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還是很有意思。

回想起來,2017年軟體界真是熱鬧又扼腕,全世界投入這麼多資源發展了這麼多新技術,主要都還只是拿來幫大企業吸金而已。舉例來說,深度學習是門令人讚嘆的技術,它從根本改變了人們對智能活動的認識,但目前最大的應用是做廣告。區塊鏈從根本改寫了信用,但目前最大的應用卻是到處灑加密貨幣吸金。

啊,咱市井小民只好期待那些大玩家玩夠後,就會開始出現些跟把錢從我們口袋中抽走比較無關的應用了。在那之前,就來好好幻想一下五年後可能會有些什麼事吧。

Distributed Wikipedia

相信很多人都曾收過Wikipedia的『求救信』,大意是說Wikipedia是無營利的,需要靠你我的捐助才能維持其所承載的知識永續開放如此云云;雖然我每次收到信都會捐一些錢,但總會覺得毛毛的,怕是再過個十年小孩只能聽阿公阿罵講當年Wikipedia的故事了。

要解決這個問題,distributed web似乎是眼下最好的方法,例如IPFSDat。其中IPFS早在2017年中完成Wikipedia snapshot on IPFS的實驗。但distributed web目前還是戰國時代,比起技術上永續,現在整個生態系掛掉的風險還比較高,這可能也是為何Wikipedia一直沒有從官方要轉到任何distributed web system的原因。

現階段看起來IPFS的聲勢似乎很浩大啦 … 但自從他們搞起Filecoin,我個人就沒有很喜歡他們就是了。

協助偏鄉教育的AI教師

有沒有可能訓練出熟稔各種國民教育教材的AI,補足偏鄉教育資源不足的問題呢?我們那個年代許多書局都推出過『隨時隨地可以學習』的互動式教材,但講真的無聊不提,內容深度也乏善可陳;最嚴重的問題是,學生看這些教材有問題了無人可問,還談什麼教學呢?既然今日對話AI已經可以做到像Event0這種程度,能夠與學生自然對話、討論、無時無刻都在的AI教師,個人覺得相當有吸引力。而且人力很難真正做到的『配合每個人的進度教學』,對AI教師來說應是小菜一碟,畢竟教十人和一百人,除了系統負載量外應該是沒有差異的。

WebAssembly成為Web IR,取代JS的語言開始出現

2017年WebAssembly達成了相當重要的里程碑:成功登陸所有主流瀏覽器。除了讓web app可以跑更高效的應用外,個人覺得更重要的是JavaScript為web client唯一語言的地位開始動搖,例如去年PSPDFKit有篇不錯的文章WebAssembly: A New Hope可供參考。

雖然透過LLVM IR + WebAssembly的組合,似乎可以看見各種語言都開始可以寫Web app了,但我個人覺得以C++、Haskell、Lisp等native programming起家的語言還是難以撼動JS的地位。JS從web起家,從ES6起各種新的語言設計、標準函式庫的設計,在在以web應用為核心而設,換個角度來看可說是全業界正在用JS來探索web應用究竟需要怎樣的feature set。我是覺得現階段看來可能會是某種很像erlang的東西:高容錯、天生設計來描述非同步運算。大概不會是static-typed吧 … 過去數十年JS與PHP的盛行早已證明了 Q_O

以Container發佈App

隨著雲端的虛擬化成為常態,接著會不會逐漸下放到本地端呢?想當年開個一兩台虛擬機都要仔細地設計資源配置,現在有了各種不同量級的虛擬技術,隨便跑個十幾個container都是很正常的事情;這樣下去,直接一個container包一個app如何呢?這代表跨平台什麼的都是過去式了,OS等平台所造成的技術性分界會逐漸模糊。

出現以加密貨幣當國幣的第三世界國家

『只要運用得宜,弱也可以當武器』這是The Walking Dead中,個人覺得Carol非常經典的一段台詞。過去幾年間,中國在行動裝置普及與電子商務的發展可謂教科書級典範。John Maeda在Design in Tech Report 2017的演講中,就一再強調中國才是今日在科技產品設計上的領頭羊;且中國能有此成就,很大部分要歸因於『在之前的科技戰爭中落後,毫無負累』。因此當歐美還因過去的積習把行動裝置當做桌上裝置的延伸,電子商務當作傳統商務的輔助時,中國老早就以兩者為核心飛天去了。下一個會發生這樣故事的地方會是哪裡,又會將怎樣的『落後』反轉成『優勢』呢?說不定會是從加密貨幣開始吧。一些第三世界國家的經濟頹勢,極度弱勢的國家貨幣要貢獻良多,加上被強勢貨幣霸凌,要扭轉幣值更是難上加難。有沒有可能直接上加密貨幣呢?當世界各國都還在把加密貨幣當投機標的和地下交易工具,如果有國家直接就把它當自身金融體系的核心,會是下一個飛天的故事嗎?會不會真正實現比特幣發明的初衷呢?

如果2023,只是如果 … 有 “ 2 則迴響 ”

發表迴響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