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2019第五日–驚濤駭浪後的休憩

相較於前一天的精實,也不知是不是規劃小組的體貼,這一天的行程相當鬆散。因此我一大早第一個任務就是殺到Disney Downtown裡去血拼,買給全家人的禮物。

隻身在外逛街是很無聊的,拜12小時時差之賜,剛好可以和家中的太座大人連個線,像個直播代買一樣來個遠距逛街。但看看這些精美的「裝備」,甫踏進門內我心裡就暗叫不妙,但直播的大門既開,一切都已經太遲了。「左邊給我看一下」,「右邊、右邊」,「那邊靠近些!」就這樣商店一間換一間,魔法小卡噗吱噗吱刷了又刷,待我意會過來雙手已經快提不動了,皮夾躺在腰包裡看起來奄奄一息。

「這裡很晚了,掰掰啦,愛你喔 ^_^」
「我也愛你喔,愛到像這疊收據這麼厚呢 ^_^」
「XXX ^_^」

剛剛好像被比了個手指?一定是錯覺吧。提著沈甸甸的戰利品,左搖右晃回去上工。

早上是workshop & 課程時間。在GM開始前,籌備小組會先發一份問卷讓大家選這段時間要參與哪一個workshop或課程,我選的是「Machine Learning and Its Business Application at Automattic」。

正如標題所寫,這個「workshop」的目的是讓參與者了解機器學習目前在a8c有哪些應用,以及各項工具的發展狀況。自從我開始協助developer hiring小組面試,這個問題就經常出現,畢竟這可是時下最潮的關鍵字嘛,還好沒人問我區塊鏈 …

之所以要把workshop括起來,是因為整場下來其實沒什麼workshop的成分,就有點像一般的講題那樣,而且以講者打算涵蓋的內容來說,一小時真的太短了。涵括的內容大致上為:

  • 在Data team草創初期,工作的重心在於建立能有效處理海量使用者互動資訊的基礎架構,用比較潮的話來說就是打造自己的「資料倉儲」(data warehouse)。這部分我們用的是以Impala為核心引擎的Hadoop叢集,平常會用Hue來存取,需要從PHP端動手的時候則是用php-thrift-sql函式庫。
  • 現在基礎建設已經完成,且穩定上線數年,目前的重心都轉移到建立分析工具以及使用者行為模型上。分析工具上,我目前比較常用的是A/B test分析,有興趣看在calypso端A/B test是如何設定的話,可以參考標示為ABTest的提取請求。使用者行為模型方面,目前主要在做的是regression model,也就是怎樣的用戶特別傾向於不再使用我們的產品。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這樣描述自己的核心任務:「Data for everyone」,也就是在公司內部打造一個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取得所有資料,自由進行實驗與分析來協助判斷的環境。這個概念我非常喜歡,與我一直在思考的經營概念「平台式公司」(company as a platform)相符;也就是公司的管理方式並非依靠制式化的命令所有人往目標走,而是提供一個讓所有人都可以有效取得資源去發揮的平台來最大化共同的價值;關於這點,之後有機會再來寫篇文章詳述。如果對Data team平常到底在做些什麼,可以關注他們的blog: Data for Breakfast

再來就是今日高潮了:Stephen Wolfram的Keynote。

他一登台,現場都沸騰了。有一瞬間我還以為是在演唱會現場,這讓我眼眶忍不住一紅,想起了多年前,青澀時期的一段對話:

「看啊,這些小鮮肉一上台,體育館都快被拆了呢。我們寫程式有一天也能是這麼性感的嗎?」
「嗯,大概到宇宙的盡頭都不可能吧」

謝謝你,Stephan Wolfram,你證明了我們還是有利基市場的,而且不需要是小鮮肉也沒關係,因為這群人很明顯覺得大腦的皺褶比人魚線還性感。

Stephan這次帶來的演講大致上是三大點:

他數十年來一直在探索同一件事:如何讓所有人都能用最簡單的方法取用所有計算知識?用他自己的話來說,即「democratize computational knowledge」。因此,從Mathematica開始,Wolfram Research的產品的目標都是去內建所有我們能想像到的算法,並提供一種統一的介面讓這些算法都能用一行命令存取。

接著就是Wolfram Alpha notebook的現場demo了,只見Stephan用幾行命令產生出如最近一年在佛州沿岸發生的船難分佈圖、奧蘭多的地形圖、數種fractal geometry、現場進行鳥臉辨識,甚至還可以立即產生出REST API,以及用Gutenberg block嵌入WordPress站。現場驚呼不斷,我的眼眶則更紅了;謝謝你,Stephan,你證明了靠程式也是能讓觀眾高潮的。

到這邊為止,所謂「統一的介面」一直都是Wolfram language,但Stephan並不滿足於此,他的下一步是要將這個見面拓展為自然語言,這就是Wolfram Alpha的獨特之處,不過目前只支援英文就是了。舉例來說,你可以直接問它台北有多少人口,或是一立方光年的炸雞會有多少熱量芸芸,官方也提供大量範例供參考。

接著Stephan就開始聊起他對「計算宇宙」的想像,也就是一個集合所有可能,他要做的就是為全人類建立一座通往計算宇宙的橋樑,讓所有人都能自由探索之、取用之。呃,聽起來很像某些動漫對於魔法的定義啊 … 從透過某些儀式從異次元提取能量之類的 … (抖)

在高潮迭起的keynote後,就是晚上的「Charity river race」了,這是我們第一次嘗試的慈善募款活動。簡單說,在比賽開始前,所有人都可以在我們的募款頁面捐款,然後去櫃檯領一艘船,最後大家一起集合在漂漂河邊,把所有船投下去,第一個衝線的人可獲得100鎂的亞馬遜禮券。最後這項活動共集資了13,010鎂,好玩又有意義 🙂

在愛、勇氣、友情激烈衝撞的charity river race結束後,今晚在Hilton的湖畔餐廳LetterPress用餐。我一開始看到還以為是Hilton特別為我們改了餐廳的名字,結果只是個巧合。

這餐大概是這幾天下來肉量最豐沛的一餐了,放眼所及盡是大塊的肉。酒足飯飽下,我們打趣說:明年目標把這裡變成WordPress。

究竟會不會成真呢?拭目以待。

GM2019第五日–驚濤駭浪後的休憩 有 “ 1 則迴響 ”

HungChun 發表迴響 取消回覆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