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運將聊AI兩三事

這年頭只要說到我是搞軟體,如果對方不是業內人士,最常被問到的就是AI和加密貨幣了。

「現在AI好發達啊,都要超越人腦了呢」
「加密貨幣這種東西到底是不是詐騙啊」

被問久了我也發展出不少樣板回答,佐以專業人士「這小菜一碟,老子是專家」般的淡定口氣,和不時瞟向遠方的深邃眼神,總是能把人家唬得一愣一愣的,露出欽羨的神情。

「我的工作嘛 … 嗯,我是搞網站發佈平台的,你可以想像成是痞客邦那樣 …」
「喔,這樣啊,了不起了不起」反倒是我的老本行,人家聽了就是一臉「喔,good for you」,一點潮感也表現不出來,我只能轉過頭,咬著下唇偷偷哭泣。

前陣子出差回來,運將先生提起了AI的話題。

「你看,前陣子電腦下棋不是贏過世界棋王了嗎?現在自駕技術這麼發達,雖然現在只有些高級車在用,但總有一天會普及到國民車,甚至大眾運輸,到時候我們這些運將哪還有飯吃呢?政府總是在說宣導轉型,講的是要我們這些技術人員提升變成維護這些AI的人,我這麼老了,本來就讀書不行才來做這個,哪學得動?小弟,你做這行的,對這個趨勢有什麼看法呢?」

難得碰到提問這麼具體的,到家又還有半小時,我就難得跟他認真的聊一下。

「大哥,由AI帶來的產業革命是無法避免的,但像你剛剛提到的這些問題,從來不是科技造成的,而是社會造成的。」
「說啥呢?不就是因為AI搞起來了才開始有這些問題嗎?」
「大哥,請容我先和你一起思考幾件不一樣的事情。攝影發明的時候,人們曾說這是『繪畫之死』,但請問人們因此停止畫畫了嗎?」
「嗯 … 沒有吧,我孫女還在上美術班啊」
「當汽車發明的時候,也有人說人們再也不需要腳踏車或騎馬了,人們因此停止騎腳踏車或騎馬了嗎?」
「嗯 … 這好像不太一樣,車比較貴啊。但先撇除那個不說,大家還是在騎腳踏車或騎馬,很多人在比賽不是嗎?」這時候我發現大哥真的很認真在跟著我思考,讓我更興奮了。
「沒錯,謝謝你先幫我把我的邏輯問題指出並排除。我想要說的是,不論繪畫、騎車、騎馬,還是跑步,當人們發明了一種效率完全超越舊有方法的新技術時,舊有的東西有時並未完全消失,而是人們將執行它們的意義昇華了,找到新的、更高層次的意義去從事它。」
「嗯 …」大哥若有所思。我趁隙往窗外看看,今天路況很不錯,如果車太多的話我可能要打住,免得害他變成沈思的危險駕駛。
「確實,有很多東西不是這樣,而是新事物完全把舊事物取代,但我認為AI的發展會是類似的情形。AI在某些情形下一定會超越人,而且會愈超愈遠,但人們並不會因此而停止思考,而是將思考昇華成更高意義的行為。」
「小弟,這樣講我不懂啊,可以具體舉個例嗎?」
「嗯,這只是我的猜想,我覺得最初步來說,人會開始意識到用智商來決定人的價值沒什麼意義。舉例來說,就好像我們會覺得某人可以跑完馬拉松很厲害,但這個社會不會覺得我跑不完所以低他一等吧?但是這個社會卻會因為要用頭腦的事做得比別人差,就覺得我低人一等,仔細想想這其實是很弔詭的事。」
「好像有些道理啊。但這跟AI搶我飯碗有關係嗎?」
「我這就要提到這一點了。大哥你知道,在AI革命之前,有個很類似的歷史事件叫做工業革命。在那之前,所有的生產都靠人力,那時候窮苦吃不飽的人很多,許多人認為是生產不敷所需才會這樣的。」
「很有道理啊,都靠人去做這做那,哪來得及做?」
「所以自從蒸汽機發明後,生產力數十倍數十倍的增加,掀起了所謂的工業革命。從那天開始一路發展至今,從糧食到日用品的生產力每年都不斷倍增,但是從此以後每個人都豐衣足食了嗎?」
「沒有這回事吧?」大哥乾笑一聲,顯然覺得這是問都不用問的問題。
「一點也沒錯。不說別的地方,台灣這麼多貧困的家庭,連三餐溫飽都有問題,但我們每年丟到垃圾桶的剩食卻可以達數萬噸之多。曾有人統計過,全世界生產的食物與絕對足夠養活所有人,但事實上就是資源幾乎都進入前10%的人手中,每天都有人餓死。」
「哎,這個世界」
「大哥,別這麼悲觀,也許你不相信,但我們會在這邊坐著你的車聊這個,代表我們已經是那全世界10%的人了。」
「… 你亂說的吧?」他一臉狐疑道。
「哈哈,避免扯遠,我們回到AI革命的話題吧。如果從正面的方向來思考,會發生什麼事呢?生產力更高了,透過AI達成更好更有效率的資源分配,人人都得以溫飽。因為不需要為五斗米折腰了,人們從此不需要再去工廠做工,人人可以去追求自己的夢想,可以把時間空出來去做更多所謂『人該做的事情』,這樣聽起來如何呢?」
「這聽起來很美好啊,但真的會這樣嗎?」
「很遺憾,就像剛剛我們聊到的工業革命的例子一樣,恐怕不會。除非我們社會運作的方式改變,否則AI再怎麼強大,還是只會把產出帶到少數人的口袋。但這是科技的錯嗎?不是的,是科技產生之前,社會就是這樣運作,在科技產生之後也還是這樣運作而已。不說別的,這麼先進的AI被大幅運用在解決社會問題了嗎?沒有,現在最主要的運用是廣告投放,分析消費者行為,好讓企業更有效率地賺錢,再來就是軍武上,無人轟炸機或高校追蹤的飛彈等等。所以我才說,這些所謂AI革命帶來的產業衝擊,從來就不是科技造成的問題,是社會造成的問題。」
「所以小弟你想說,到底還是人的問題嗎?」
「是的,從頭到尾就是人的問題。說來有趣,現在也有人期望AI會成為科幻小說那樣的超級智慧體,解決所有『人的問題』呢。」

說到這我們兩個人都笑了。這個假設的天真以及全世界投注在這上面多到荒謬的資源讓我忍不住笑;大哥可能只是覺得我在講笑話吧?還是他其實覺得這沒這麼荒謬,可笑的是我呢?

「啊,前面右轉,過了那台車就是我家了」大哥很熟練地停好車,從打印機抽出收據塞到我手上,再幫我把行李從後車廂扛出來。我道過謝,看著他上車,正準備揮手之際,車窗忽然搖了下來。

「小弟,你說的很有意思啊,但這樣總結來說,因為是人的問題,我被搶飯碗是無法避免的囉?」
「一半一半」,我微笑著說:「科技進展無法改變,但正因為是人的問題,才有希望改變」大哥聽完,笑著跟我揮手揚長而去,似乎覺得很滿意。

夜裏冷風颼颼吹來,我佇立著數秒,因為剛剛幾乎是本能反射般地回話,我這才突然意會過來剛剛說了些什麼。

我忍不住狠狠握拳在心裡喊一聲「Come on!」,剛剛最後真的是他X不知道在帥什麼啊!

講到AI發展話題我還真的從來沒用這麼正面的話來總結過,因此在我又變回負面前,特此為文紀念。

真的,他X的。

發表留言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