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跳繩1000下–第十日

涼爽的天氣,普台同慶的雨。本應是輕鬆達標的日子,我卻因突然襲來的強烈倦怠感,不但早上睡過頭,還掙扎了好一陣後才換好衣服完成今天的份;原來心理上也是有撞牆期的嗎?實際執行起來倒沒有什麼困難,畢竟身體狀況並沒有任何問題。

順帶一提,剛開始的前幾天我發現1下1下地去數自己跳到多少,對我來說不但容易搞混,還會影響呼吸節奏。像是「現在到底是200還是300?」、「唔啊啊啊啊沒氣啦!因為剛剛一路數了好幾十都沒換過氣啊啊!」之類。這邊分享一個關於計數的小貼士。

第一個問題可以用手邊現有的標記物去標記現在的進度來解決。例如今天下雨,我就用我的眼鏡放在家門口的木椅上,每完成100就往上移一格;去公園的時候我則是拿落葉放在磁磚上標記。這樣就不用分心去追蹤目前的進度,解決第一個問題。

第二個問題,則是不去數跳幾下,而是去數呼吸循環,然後讓跳躍的節奏去跟呼吸。例如我習慣3吐2吸,再調整成一個吸或吐跳一下,這樣一來只要數到第20個循環就完成了100下,不但好數,也可以保持穩定的呼吸節奏。

每日跳繩1000下–第九日

第九日達標。照片中是養了差不多快一年的某種石蓮開的花,像一串小黃燈籠般,讓人看得都想吃地瓜圓了呢。

這次是早上5:30和咱家媽鐵客(Martech)領隊開完一對一例會後,先把包子丟到電鍋裡蒸,急急忙忙運用小孩起床前剩下的25分鐘趕著完成。雖然第一週的數字不是那麼美,但明顯感到整個人精神變好,下班後也比較有餘裕陪家裡體力用不完的小子玩什麼什麼之呼吸的遊戲,值得繼續下去。

昨晚陪小子重看了一次鬼滅的「響凱」那段,順便機會教育了一下。

「爸鼻,我覺得響凱他們很笨。吵來吵去結果誰都沒吃到稀血不是嗎?」
「是啊,還把房間轉移的鼓弄掉。」
「對啊,分享一下不行嗎?一個吃頭和腳,一個吃半邊身體和手,另一個再吃另一半 … 之類的。」
「就是啊,他們就是不合作也不分享,最後才什麼都沒有,還被個別擊破。其實啊,團隊合作和分享常常就是這麼回事喔,一開始你可能覺得把分給了別人,自己得到的變少了,但長遠看來大家都得到比較多喔。」
「對,好好利用那個房子合作就不會輸,也會弄到更多人來吃了呢 ^__^」

嗯嗯沒錯,我兒啊,這就是團隊的力量啊。

不過情境好像怪怪的呢 …

每日跳繩1000下–第七日

總算是順利完成一週了。今天腳痛的情況有改善,又能做交互跳和單車跳了,但為了避免樂極生悲,還是先從很緩和的50下休息20秒完成前500,再恢復成正常的100下休息20秒。明天就是要站上歐姆龍體脂計驗收的日子了,希望能看到一點成效。

今天的題外話來聊聊照片中的那根苗。那不是綠豆,是哈密瓜。

我因為很懶得追垃圾車,生活中會用各種方式來減少垃圾。例如能回收的我一定回收,因為啊摸酒咁不用等;去買外食一定帶容器,因為這樣不會有一堆紙盒要洗要丟,久而久之居然連楊梅最老牌的東海排骨都叫我環保弟了。會有這根哈密瓜苗,是因為我們家很愛吃水果,但我覺得切下來的部分要等垃圾車來丟廚餘桶很麻煩,就在自家門口拿幾個大盆搞堆肥土。作法簡單,減少等垃圾車的麻煩,還讓我省下去園藝行買土的功夫,一舉數得。

這次埋的是哈密瓜的皮和籽,一早翻土的時候居然從底部翻出一堆芽,沒想到哈密瓜也如此勇健。因為我已經種到沒地方種了,就先拿幾棵比較完好的苗隨便找地方插了。等我完成30天挑戰的時候,再來看看他會長成什麼樣子吧。

每日跳繩1000下–第六日

撐到第六天啦,再一天就一週達標了。正好跳繩也拍到沒梗了,買個麥町的厚豬肉漢堡加蛋獎勵自己一下。麥町吐司工坊在楊梅不只一家,但個人首推大成店,明明是同一個連鎖的物料,功力加成上去吃起來還是不一樣。這傢伙的價格雖然是處在楊梅早餐界頂端的60大洋,簡單地用品質不錯的漢堡包,蛋和豬肉排,加上一點點美乃滋和千島醬作融合,大口咬來非常滿足。

其實今天一度想放棄,因為大拇指關節似乎因為昨晚陪小孩練球太過隨便有些受傷,所幸還是能透過降低強度的方式溫和地完成1000下,希望沒有加重傷勢搞得第一週就傷退。

每日跳繩1000下-第五日

第五日達標。特色圖片持續沒梗中。

今天飄著小雨,微涼的公園裡運動本該格外舒服,但今天卻跳得相當吃力,到500左右就腿腳又緊又痠,喘得我自己都有點驚訝。這大概有點像剛開始慢跑吧?剛開始覺得3K沒什麼,大概第三天就會像在苦行了,因為身體其實還沒建立出能每天都進行這種運動量的基底,這也是為什麼剛開始設定每日運動目標一定要以能持續的量為主。一切積累就是為了要到那個檻,跨不過去就要重新來過了。

明後天就是開始挑戰後的第一次週末了,身為一放假就找各種理由懈怠的專家,說什麼也要跨過才行。

每日跳繩1000下–第四日

第四日達標。沒想到才第四天,我就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在同一個公園拍同一條跳繩了 🙃

和預期的一樣,因為一早起來就先開了長達一小時的會,接下來即使送小孩去學校回來後,由於整個心情已經鎖在工作模式上,加上酷暑般的陽光,不但跨出家門變得困難了,連那條跳繩好像都變重了。所幸昨晚在球場被老伯們痛宰的不甘還活跳跳,想像著少個幾斤肉可能就追得到球,總算是順利達標。

練完後回家一時興起轉到cMusic台,意外得知Andrea Bocelli原來有個兒子Matteo Bocelli已經好大一隻了,帥氣之外聲線也頗有乃父之風呢

每日跳繩1000下–第三日

第三日達標。

今天睡很飽,跳起來很輕鬆。但5點10分起來時幾乎是反射性地躺回去回籠覺,雖然有設15分鐘的鬧鐘,如果不是剛好作息顛倒的太座大人把我踹下床,今天恐怕會破功。明天因為5:30有一個Martech領隊會議,只能開完會、送小孩去學校後再繼續練了。

這裡說一個大☻時代的小道消息吧。因為最近腸胃有點燥常「出風」,已經被孩子們認證為被「屁之呼吸」選中的人了呢。

是時候複習奧義了,願我腸胃武運昌隆。

每日跳繩1000下 — 首日

一張圖勝過千言萬語。

自從接了團隊領導的位子,俺每天廢寢忘食,孜孜不倦埋首於工作。放棄慢跑,和本來就只在七夕見一次面的微量肌肉道別,只為了每天多半小時可以打Slack。改吃高糖高脂重鹹,一手工作另一手不忘抓包隨口脆,只為了在工作時間讓自己興奮起來,效率能高那麼一點。

這就是成果。俺一屆碼農,正值花樣年華的37歲,歐姆龍已經在叫我阿伯了。多有禮貌的年輕機器啊,前途無量呢 ^__^
不只如此,它很老實秀出的這些數字還真不是開玩笑:

之前認真想贏一場網球賽時,曾經注意到過大量『一天跳繩1000下』挑戰影片,決心拿出老夥伴A牌訓練用跳繩來試試看。

目標:

  • 一天1000下跳繩
  • 每日一篇文章紀錄
  • 每週一請老實的歐姆龍小底迪測量一下最新數據
  • 實行最少一個月

首日經驗

今天嘗試100下後穿插30秒的緩和,跳完1000下後輕微發汗,差不多是熱身完的感覺。加上少量熱身和放鬆運動,大約20分鐘多搞定,並不太花時間,頗適合我現在被海量瑣事的日常。『這麼輕鬆真的就能有效果嗎?』心中不禁稍有疑惑,但就先不要多想,一週後第一次驗收再說吧。

與孩子看「地海戰記」電影與「終極問題」

所謂「終極問題」,便是「生亦何來,死亦何去」,各大搜尋引擎並不盡然同意「終極問題」這個措詞,但這是個人聽過的版本中覺得最簡要的,因此就這麼用了。回首過去,這個問題不時會因為某些契機回鍋,如心頭上無法驅散的低語般縈繞,真切直接地向我指出過去讓我接受的答案已經不再適用,我必須找出新的答案。大家是不是也有類似的經歷呢?以我的情況來說,這從來都不是什麼愉快的過程。短則數週,長則數月,就像承受了漫長的、精準控制力道絞頸一般,慢慢地被奪去氧氣卻又不會窒息,唯有找到答案,整個世界才會再次明亮起來。

我第一次深入思考「終極問題」是在高中的時候,我碰巧在一次作文中抒發了想法,並在最後總結「我不知道我會成為什麼人,但我絕對不會成為一個死人。」其實我當下並沒有尋短的意思,只是覺得這個結尾在句法上交相詰問挺酷的;老師來問我能不能把這篇文章貼到佈告欄去分享時一臉嚴肅,我沒想太多還以為是老師覺得我寫得太好了。直到好幾個朋友跑來問我過得好不好啊、需不需要幫忙啊,有事好兄弟們一起分擔云云,我才驚覺到發生了什麼事。

這次會和孩子一起看宮崎吾朗改編的「地海戰記」,純粹是因為Netflix上其他的吉卜力作品都已經看完了,如果我不趕快再提個好方案,哆拉A夢系列電影第65535次就要開播,所以我情急之下才選了地海戰記。畢竟劇照中有龍呢,能錯到哪裡去呢?最後雖然我家太座睡掉一大半,我家小子倒是定睛會神地從頭看到尾。這部我擔心摻雜太多隱喻的電影,竟然給了我和孩子第一次談「終極問題」的機會。

「爸鼻,我覺得亞刃好笨,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當然是生命本身啊,你知道為什麼嗎?如果沒有了生命,你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了啊」
「真的是這樣沒錯呢。但是啊,真的有很多人會過度地去想這個問題,後來就像亞刃那樣好像心迷路了一樣,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喔。而且人在這時候都會特別脆弱,你看亞刃剛到城鎮的時候,不是差點就要吃了迷魂丸嗎?這在現實世界也是有這件事的喔。」我盡力想用淺白的字句來解釋,順便搭一下他們學校最近的毒品宣導便車,好在小子似乎可以了解,開始繼續活靈活現地聊他的論點。
我找了個空隙插話:「那我考考你,你覺得爸鼻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嗯 … 是什麼呢?不也是生命嗎?」
「不是喔」我摸摸他的頭,「是你,還有你媽咪」
他聽到似乎非常開心,接著豁然開朗般地說:「原來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答案啊」
我當下非常驚訝,沒想到他竟然掌握到重點了。我抓住機會,順著他的話繼續深入。
「沒錯喔,你一定要記得,不但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答案,更重要的是,答案必須自己去找,永遠不要讓別人代替你回答。一旦你讓別人代替你決定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你就會像把真名告訴蜘蛛的亞刃王子一樣,被別人控制。所以你一定要記住這件事,好嗎?」
「嗯」

他自己可能不覺得,但我必須非常刻意遏制住過於激動的心情。沒想到和他聊終極問題的機會會來得這麼快,而我竟然有機會把我最想傳達給他的說出來。雖然我不知道他小小年紀能理解多少,但我好希望他可以永遠銘記在心,這樣他將來的人生路上,或許就可以少去許多我所經歷過的迷惘吧?而當他面對人生中首次的「提問」,或許就能比我更坦然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