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 0x03

今天終於開始認真看VS Code準備換換口味了,介紹影片系列做得不錯,短時間內就可以有個概觀。不知不覺vim也唏哩呼嚕用了十年了,其實還是覺得很好用,但現在的編寫效率卡在一個瓶頸卡很久了,分析下來我基本需要:

  • 更好的remote development方式。基於scp、unison或mounting等的方法很多,但都不夠無痛,而且大多只限於編輯,需要編譯執行的時候還是得多開一個ssh session去做。
  • 更輕鬆地客製。雖然vim的plugins很多,但用得久了毛多了總是有那幾個癢點得靠自己抓,偏偏Vimscript真的寫起來太痛苦了,常常抓到癢處前玻璃心就先碎了。

VS Code看起來是現下解決以上兩點最快的方法,remote development看起來相當成熟,extension開發和環境設定都比較 … 現代化?而且重點是比起過去的Visual Studio來說看起來輕量多了,我個人是工具極簡主義,太肥大的IDE我一概敬謝不敏,我無法接受每次工具開起來有一半以上的資源都花在跑我用不上的東西。

其實neovim可能也是個好選擇,更優良的async tasks、核心與GUI切割的架構設計以及讓plugins開發可用的程式語言大增的RPC APIs設計都很吸引人,但目前看來remote development的解決方案還差了一大截,就暫時不考慮了。

片段 0x02

小小大星球系列、Don’t Starve、Don’t Starve Together、氧氣不足、戰鬥方塊劇場、Minecraft、Bit Trip Runner、Untitled Goose、The Witness、毛線先生、Human: Fall Flat、Assemble with care、Hidden Folks、記憶碑谷,以及Switch上各種從最新到懷舊的任天堂本家遊戲等等,自家裡的小子有力氣拿得起手把起,已經算不清讓他玩過多少款遊戲了。

我覺得曾經作為一位Hardcore玩家在育兒方面真的很有優勢。在許多家長整天擔心孩子玩垃圾放置手遊玩到兩眼癡呆的時候,我輕輕鬆鬆地介紹我的孩子玩有深度的遊戲,開開心心地陪他一起玩。教他如何健康地玩遊戲,透過遊戲中的難關教他面對難題的態度,如何抽絲剝繭,玩遊戲的禮儀,以及如何從不斷地被擊敗中學習成為有品的玩家 –– 放眼世界,恐怕沒有一種活動能比電玩更快讓人品味失敗的滋味了吧?競技類電玩尤其是。

我現在還記得小子在3歲多的時候靠自己解出小小大星球謎題的時候的震驚,以及發現他在某些遊戲的技術竟然不知不覺間超越我的莫名驕傲感。

等他字認得多了,就漸漸可以推薦他閱讀量較大的劇情類遊戲以及策略遊戲了呢,屆時要從什麼開始呢?

片段 0x01

人類不會毀滅地球,但是會讓地球變得不適合人類自己居住。

這是在本期週刊編集的「飄滿梅杜莎腦袋的海洋」中看到的一段話,完全與個人對於環境永續議題的觀點契合。

荒川弘的百姓貴族裡有一話說到她看到「保護大自然」之類的環保標語都覺得無法理解,「我才不覺得自己能保護這麼強大的東西」,用家裡的農場被颱風掃得乾乾淨淨的事例,她風趣地畫出這常被名為「萬物之靈」的狂妄給忽略的常識。

說到這,如果各位看倌有個5分半鐘閒閒不知道該做什麼,推薦下面這段TED talk,有繁中字幕喔!(其實我比較喜歡「正體中文」與「現代中文」,以後再聊這個)

短短近6分鐘內,Chakrabarty博士扼要生動地指出為何教科書普遍所見的「線性」演化是錯的,以及把現代智人當作靈長類的終極型態不但與事實不符,還製造出了人類優於其他生物的錯誤認知,相當值得一看。

肥軟工程師的腦補NTRP2.0 – 2.5攻略

從學生時代起,網球就一直是我最喜歡的球類運動。小孩出生時中斷了4年多,現在小子長大上場打球了,我也藉機回到場上;重溫樂趣之餘,也想看看自己在比賽中能打到什麼程度。台灣的業餘賽事本來就少,舉辦在北部的少,能以個人名義出賽的少少,能給我這種菜鳥玩的更是少少少。因此在等待下次機會的同時,順便寫篇文章總結一下心得。因為還沒有機會驗證成效,這只能算是『腦補攻略』而已。

謎之音:沒搞錯吧?入門級的比賽還需要攻略喔?

快別這麼說 Q_O 如果能每天練個幾小時,當然是不需要啦。但像俺這種每天摳頂摳不停又要照顧小孩的軟體攻城獅,當然要做點計畫利用有限的資源,提升一點機會。

投資試算好物推薦: Calculator.net

每當到新的一年,我固定會做的事就是根據去年一年的收支情形,重新設定目標後再透過試算工具來制定計畫來達成目標。諸如:

如果在N年後要存到X,現在開始每個月要存多少錢?
如果要存到X,目標年報酬率要設定在多少才能在Y年達到?
如果每個月多還本X元,貸款會早多久還清、節省多少利息?

這些問題自己透過複利公式都可以求得,但網路上試算工具無數,真的沒必要這麼辛苦。這裡推薦一下calculator.net上的Investment calculatorMortgage payoff calculator

前者適用於各種投資目標的試算,後者則是貸款清償試算。

你好,斑鳩

img_4481

今天早上,敝宅窗台外停了6隻斑鳩休息,嘰嘰喳喳好似話家常般,非常熱鬧。我不敢驚擾他們,急忙下樓拿了手機,隔著窗簾拍下這張照片。

過去後面還是一整片的芒草、構樹時,這個景象是完全看不到的。最近地主為了『維護』,派了一台怪手,大刀闊斧地把所有的草與樹連根拔起,像一堆垃圾一樣堆在旁邊。鳥兒們沒了可以休息的地方,才會來窗台上休息吧?

那不是我的地,人家要怎麼做我確實沒法說什麼。只是每次看到這樣粗暴的手法,總是會想,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對環境的態度如此矛盾?每到假日大家會忙著跑戶外,大讚自然之美,卻無法容忍自家周圍有一棵樹、一根草?大家會忙著去淨灘、去淨山,卻鮮有人願意撿拾自家周圍街道的垃圾?

『這樣很好,不然都會生些有的沒的東西;我之前常常會看到蛇你知道嗎?』原來這些是有的沒的東西啊,有蛇可以控制鼠類族群不好嗎?

我突然想起來以前做過的一個IoT專案,很多試用的家庭中都有人反映我們的產品放在家裡很礙事,但主要在使用該產品的人卻是愛不釋手。我們苦惱很久想不出解決方法,後來新進了一位資深的設計師才一語驚醒夢中人:這個現象是因為產品沒有與物主之外的人產生連結,對其他人來說家裡就是多了一個跟他不相關的東西,當然會礙事;所以正確的方向是設計分享的機制,而不是一直在想讓產品變得更隱蔽。同樣的,雖然這些草木對我來說就像充滿無盡驚喜的瀚宇,對其他人來說,就是在那邊擋路的一堆『東西』吧?

追根究底,或許只是現代人的生活與土地乃至人類以外的生物都太遙遠了吧。身為碼農能夠做些什麼讓人們更親土嗎?不知道做一個收集植物圖鑑的類寶可夢遊戲有沒有搞頭呢?

鳥兒們啊,請你們再等等。我沒錢買地種樹,但我可以把窗台打造成適合你們歇腳的小小綠意。

今天告訴另一半你還有多少摳摳了嗎?

活到這把年紀看過好多家庭吵架都是為了錢。身為家庭主要經濟來源的人把錢都抓在手上,另一半因為搞不清楚經濟狀況提心吊膽;雙薪家庭一邊搞不清楚另一邊的狀況,為了突然冒出來的財產或是本來以為還有的財產消失吵架。實際去探問原因,單純想隱藏的不提,其中也有『我來煩惱就好,他只要知道每個月都拿得到錢、貸款不用擔心,這樣還不夠嗎?』這種隱藏實作細節者,立意良好卻不討喜。

工程鰤嘛,就是喜歡隱藏實作細節,介面合約有顧好不就好了嗎?我就是屬於後者。在俺們散盡家財購入人生第一個小窩後,我也有幾次嗅到這不當假設造成的火藥味;所幸我太太不是會直接點火引爆的類型,但這樣慢慢陳釀總不是辦法;加上看過不少週遭的例子,我開始覺得要防範未然。可是該怎麼做呢?

答案很明顯:財務透明就行了。

居家修繕好物: Sugru

最近入手Sugru萬能黏土,如上面的官方介紹影片所說,這東西塑型後靜置24小時就會轉換成有彈性、防水、有一定強度的矽膠>雖然我沒有拿來做什麼特有創意的東西,修一些小地方真的非常方便。

我最早是從特力屋買,但自從發現官方網站有賣,比較便宜還誠意十足的講台語,我就改在官方網站買了;第一次買還會送一個9折的coupon code,而且大約1週多一些就送到了。螢幕快照 2018-07-31 下午5.11.40.png

所有GTD方法,說到底是為了讓你活在當下

來自David Allen的Getting Things Done,中譯『搞定』或『儘管去做』,相信做這行的或多或少都聽過這個行為管理方法。我個人是比較喜歡『搞定』這個翻譯啦,俗擱有力。

網路上關於這本書心得與分享已經很多了,已經不是過江之鯽,是過江之福壽魚等級了。之所以忍不住想再加一條魚,是因為前陣子同事Cesar不知運用哪裡的人脈,為我們舉辦了一次與作者的線上座談。在這場長達1小時的座談中,有這麼一段在我腦中揮之不去的問答:

Cesar: 這麼多年來你指導了這麼多人,開了這麼多講座,書裡提到這麼多方法,如果用一句話來總括GTD,你會怎麼說?

David:這問題很好。其實這一切的關於大腦適合創意思考不適合儲存思緒,以及各種利用外部工具把思緒落於紙筆的技巧,一切都是為了讓你活在當下

活在當下,沒想到如此有禪意的一句話會跟行為管理扯上關係,一但講破,卻又如此明顯。

回想起來,當事情堆積如山時之所以會效率低下,有時候倒不是真的因為『忙』本身,而是因為做一件事的時候會去擔心後面的十件事,完成手頭上的事時,也只會去想後面還有十件事沒完成,而不是為自己喝采一下又搞定了一件事。

正在看這篇文章的你,不妨停下來想一下今天搞定了哪些事情,為自己喝采一下,再回頭去專注在手上的事吧。

我現在就很高興在停了一個多月之後終於又擠出時間再寫一篇文,嗚呼~

謝謝您,讓我們的環境更糟

今天早上,社區來了桃園市清潔大隊消毒。

這事情的起因是,有人反映社區的馬陸、蜈蚣很多,能否請政府單位協助處理?於是社區的主任就聯繫了清潔大隊,前來消毒。

怎麼消呢?他們拿著類似噴灑農藥的水槍,一路見水就噴,見落葉積累處就噴,見花草樹木就噴。看到有關單位這樣大陣仗的對妨礙生活的昆蟲們起義,社區的大家忙著按讚叫好,感謝主任感謝議員。

我看了只搖頭嘆氣。這就是台灣對待環境的方式:粗暴,追求高效。我們社區在楊梅的小山頭上,每天早上門口數不清的鳥兒來作客,這種噴法,我看這些嬌客們恐怕幾個月內不會再來了。蜜蜂應該也死光了吧?聽說最近政府不是還在喊要復育野蜂嗎?

曾看過路邊盛開的野花,只敢遠觀嗎?趁能摘的時候趕快摘吧,因為不久後就會有人來噴除草劑。看過路邊高聳的樹嗎?趕快拿起手機幫它留影吧,因為不久後就會有人拿著正義的鏈鋸來將它大卸八塊。

所以我很喜歡去日本。我看過他們的清潔隊員拿著小剪在修剪路邊的草,而不是噴灑除草劑。看過他們在秋涼之時半身浸在水溝裡徒手把所有的落葉撿乾淨,而不是直接把樹砍了。同樣是百年樟樹,熊本的百年樟樹因為地基顧得好高聳入雲,我們的因為土裡都是磚頭碎石只能長到3層樓高。看過他們在濕地沙灘根本沒人去碰寄居蟹等當地生物,我們則是連父母都忙著帶頭或抓或丟把他們當玩具。

聽說政府現在很像要力拼空汙減半什麼的,許多環保永續的目標落落長,我看了只有乾笑,連小處對環境友善都做不到,還談什麼大目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