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dPress堂堂邁入37%,但 … ?

就在這個月初,根據w3techs的資料,WordPress在整個web的CMS佔有率堂堂邁入37%,今天更邁入37.3%,可喜可樂,可喜可樂

但個人覺得上面這張圖真正值得注意的不是WordPress,而是打倒Joomla成為第二名的Shopify。

它既不是開源軟體,也不是general purpose CMS,作為一個單純電商的平台,它從去年7月的1.6%,竟然以急起直追之勢成長足足1.5倍打倒Joomla;而且按照這個速度,除非Shopify突然捲入什麼致命的政治醜聞,差距在幾年內恐怕只會愈拉愈大。

這一方面反映了個人化的電子商務市場之大,一方面反映了老掉牙的「do one thing and do one thing well」可以是很強大的:Shopify提供的功能恐怕還不到WordPress.com所有功能的1%,但他們的事業體是我們的好幾倍大。這也是為什麼我一有機會就在公司內喊著要砍東西而非一直加東西,但短時間內看來我們還是會往繼續加的路線走就是了。

Growth Hacking新手村學習中

自從轉入MarTech(marketing technology) team後,我們的核心任務為何、衡量成效的KPI為何等等一變再變,自Monica堂堂登入以來,最近整個團隊的定位終於逐漸塵埃落定:

Growth Hacking

義 … 義大利?

聽到的當下我不只是滿頭黑人問號而已,簡直是懷疑人生。我本來就不懂marketing了,現在居然還來個更潮的觀念,試圖把我已經被顛覆到無以復加的日常工作再翻個幾番。沒辦法,身為MarTech的squad lead之一早已沒了退路,只好領著大夥每週進行1~2小時類似讀書會的學習,嘗試一窺堂奧。

本篇以流水帳的方式做這週的個人學習紀錄,希望堅持一陣子後,終能看到隧道盡頭的一點光亮。

繼續閱讀 “Growth Hacking新手村學習中"

用nginx + docker配置多個WordPress站的基本設定

前幾天和幾位朋友聊到WordPress測試環境的配置。有時候為了測試更貼近實際使用狀況,單靠ChassisVVV的開發環境還遠遠不夠,還需要實際將功能上到有公開網域的WordPress站上才行。這時我比較常用的方法是直接靠nginx做reverse proxy將某個子網域對應到一個WordPress Docker容器,這樣既不用擔心測試中污染環境,從配置到銷毀都快速又乾淨。例如https://jptest.southp.dev/就是我拿來測試Jetpack用的(空空的,沒啥好看的啦)。

因為我只是自己測試用的,所以一直以來我都只用一些很基本的手法來做這件事,沒想聊一聊發現好幾個人都跟我一樣,不需要用到這麼多複雜的套件,只想要非常簡單的方法就好,所以寫這篇文章簡述一下。

繼續閱讀 “用nginx + docker配置多個WordPress站的基本設定"

我們與PHP的距離(二): 任性的大小寫

本系列專為從PHP之外的語言開啟碼農人生、卻因命運安排整天與PHP為伍的人撰寫,收集一些從其他語言的角度看來不可思議的設計。如果能讓在讀這篇文章的你在實務上踩到而懷疑人生前就釋懷,就是我莫大的榮幸。

前言

前篇gethostbyname(),本篇討論少見於PHP之外的設計:varying case sensitivity,也就是某些情況下大小寫相關,某些情況下大小寫無關。總之,就是任性。

可能因為我個人有經年累月的大小寫相關的程式編寫習慣,再加上linter層層把關,我大概兩年多才發現有這個特性,當下簡直是晴天霹靂、茅廁頓開,在這非黑即白的大小寫相關性世界,PHP竟仍能為我們開一扇窗;彷彿在提醒我們,看待世間萬物切勿抱持成見,才能看見真實。

常有人說PHP是如詩般的語言,這,何嘗不正是其獨有的詩意呢?

嘴夠了,進入正題

更精確來講,PHP的大小寫相關性是:

  • 函式名、命名空間名與類別名大小寫無關
  • 變數名、常數名大小寫相關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大部分的時候這都只會造成一些小驚喜,像這樣:

class Foo {
    const ABC = 'I am a constant';
    static function bar() { ... }
}
$poetry = 'I am a variable';

Foo::bar();  // 可以
foo::Bar();  // 嗯,有何不可
print_r( $poEtry ); // 不行喔
print_r( Foo::aBC ); // 討厭,就說不行了,都欺負人家 ...

但一個沒站穩,玻璃心還是會摔碎的。

繼續閱讀 “我們與PHP的距離(二): 任性的大小寫"

我們與PHP的距離(一): gethostbyname()

前言

自從加入a8c,PHP作為常備語言之一,時至今日仍然像顆出奇蛋一樣止不盡的驚喜。天底下沒有完美的語言,但至今確實沒有任何一個我寫過的程式語言比PHP讓我感到更『魔幻』。本系列專為從PHP之外的語言開啟碼農人生、卻因命運安排整天與PHP為伍的人撰寫,收集一些從其他語言的角度看來不可思議的設計。如果能讓在讀這篇文章的你在實務上踩到而懷疑人生前就釋懷,莫大的榮幸。

祝各位天天PHP,天天開心。

進入正題

首先來看看今天的主角:gethostbyname() 在文件中是怎麼描述的吧:

gethostbyname ( string $hostname ) : string

Returns the IPv4 address of the Internet host specified by hostname.

舉例來說:

php> print_r( gethostbyname( 'softman.blog' ) );
192.0.78.25
php> print_r( gethostbyname( 'localhost' ) );
127.0.0.1

很簡單吧。這基本上就是一個gethostbyname()系統函式的包裝,

但問題出在它的回傳值設計。根據官方文件:

Returns the IPv4 address or a string containing the unmodified hostname on failure.

『當錯誤發生時,會回傳無修改的hostname引數』

……………..

這神設計有兩個問題。第一,和許多PHP函式的錯誤行為相悖;第二,複雜的錯誤處理讓這個函式很難正確使用。如果你認為:

$hostname === gethostbyname( $hostname )

這樣就結了,那就太小看PHP惹 …

繼續閱讀 “我們與PHP的距離(一): gethostbyname()"

l()有什麼不對

話說PHP因為不像JavaScript內建的log函式庫就挺不錯,不同的源碼中總是可以看到自己的log函式。最常見的不外乎是可以印出任意個引數值到error log / stdout / stderr,或是印出第一個引數後回傳之。

誒~但可能是大家都想盡量少打些字吧,我發現這類函式經常被命名為 l()。對,就一個一柱定海的l

是很精簡啦,而且l這字看久也蠻美的 … 但個人認為這並不是一個好名字。為什麼?因為不夠明顯啊。這就有點像C++為什麼要引入static_cast reinterpret_cast啥的來取代C-style cast,要特別留意的東西應該要盡量設計成引人注目會比較好。

基於這項理由,我自己在用的是mango()guava()litchi()

……………….

……………….

真的啦,有code為證:

function mango( $val ) {
    if ( is_null( $val ) ) {
        return 'NULL';
    } elseif ( false === $val ) {
        return 'FALSE';
    } elseif ( true === $val ) {
        return 'TRUE';
    }

    return print_r( $val, true );
}

function guava() {
    $arg_strs = array_map( 'mango', func_get_args() );
    $log = join( ' ', $arg_strs );

    error_log( $log );
}

function litchi( $arg, $label = 'log value:' ) {
    guava( $label, $arg );
    return $arg;
}

說真的,自從我把這些log函式從WTF系列改成這台灣味的水果系列,整個人debug起來心平氣和,修為都提升了呢 🤪

而且另外的好處是很好搜尋啊。大家在提交源碼前相信公司都會要求把不必要的debugging log都拿掉吧?(啥?你們公司不用?塊陶啊~) 這樣只要ag guava就一定能找出所有的debugging log了呢。雖然也可以用ag '\bl\('找到所有的l()呼叫,但這打起來手就癢癢的,沒這麼順暢呢 … (個人因素

我在某次working tips分享中分享了這個小撇步,會後有人漲紅著臉拿了這個給我看:

function 👻( $val ) {
if ( is_null( $val ) ) {
return 'NULL';
} elseif ( false === $val ) {
return 'FALSE';
} elseif ( true === $val ) {
return 'TRUE';
}
return print_r( $val, true );
}
function 💩() {
$arg_strs = array_map( '👻', func_get_args() );
$log = join( ' ', $arg_strs );
error_log( $log );
}

嗯 … 真是超級明顯又好搜尋呢

Prototype, Prototype, MVP … 誒?

“In writing, you must kill all your darlings.”― William Faulkner

Prototype一詞目前最常見的翻譯為『原型』,意指在實際製作成品之前,先用較簡易的方式將概念具現,以求能以低成本早期取得使用者回饋。這放在工業設計上,可能是從早期數百種草圖中挑出來幾個做成的紙板模型;從app UI/UX上,可能是用invisionproto.io製作的;遊戲上就更精彩了,因為沒有既定形式,各有各的獨門絕活。我個人最喜歡的例子是Journey:

比較一下完整的Trailer:

他們用簡單到不可置信的方式成功捕捉遊戲的核心機制,並有效進行調整。

我的經驗上,相較於這些許許多多的設計師,軟體工程師在prototype上的概念比較薄弱。或許是職業使然吧?設計師因為是擘劃藍圖的人而不是實際下地抹水泥的人,這類實務對他們不但是習以為常,更是實際跟工程師溝通時不可欠缺的工具。但工程師因為可以直接做出來,常常覺得prototype只是多了好幾次工,增加麻煩而已。

但我們還是需要prototype:prototype某項設計、prototype某項功能、prototype整個產品的最小集成看看感覺。因為實作成分多,結果就是常常看到有人說要給prototype,給出來的卻是MVP(minimum viable product,最小可行產品)。

繼續閱讀 “Prototype, Prototype, MVP … 誒?"

『我們處在太空時代』

Clojure作者Rich Hickey的這段2012年的演講:The Value of Values,這陣子一直忍不住在腦海裡玩味,完整演講請右轉infoq: https://www.infoq.com/presentations/Value-Values,總長58分53秒,有空嗎?買包洋芋片配著看吧,絕對值回票價。

他首先定義何謂"place-oriented programming",到"value-oriented programming",最後推衍到為何我們可說是處在編程的太空時代,為何我們應該要建立全新的資訊系統來符合這個時代。

繼續閱讀 “『我們處在太空時代』"

關於pull request這檔事

之前寫過關於code review這檔事,那反過來說,關於發pull request這檔事呢?(或者說發patch也適用,以下就姑且都說PR吧,節省篇幅愛地球。)

Automattic的夥伴們都挺愛挑毛病修細節的,PR來回修個幾週才進、打掉重寫,或是要拆細重發等等多不勝數,所以以下也算是個人在敝公司發PR的生存守則:

  1. 單一目的
  2. 測試方法清楚簡單
  3. 迭代大於完美

繼續閱讀 “關於pull request這檔事"

如果2023,只是如果 …

又到了新的一年了。自從加入中年俱樂部,我已經不太搞新年新希望那一套了。我不知道別人,起碼我自己以前寫過所有的新年新希望似乎從未達成;與其在年初寫下遠大的OKR用來在年末宣告個人今年經營不善,對我來說還是專注當下比較有意義。

不過,幻想未來會發生什麼事還是很有意思。

回想起來,2017年軟體界真是熱鬧又扼腕,全世界投入這麼多資源發展了這麼多新技術,主要都還只是拿來幫大企業吸金而已。舉例來說,深度學習是門令人讚嘆的技術,它從根本改變了人們對智能活動的認識,但目前最大的應用是做廣告。區塊鏈從根本改寫了信用,但目前最大的應用卻是到處灑加密貨幣吸金。

啊,咱市井小民只好期待那些大玩家玩夠後,就會開始出現些跟把錢從我們口袋中抽走比較無關的應用了。在那之前,就來好好幻想一下五年後可能會有些什麼事吧。

繼續閱讀 “如果2023,只是如果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