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年前,我們包圍埔頂派出所

最近令人心碎的一場學生命案,讓我回想起這件往事:14年前,上百名交大學生包圍了埔頂派出所,為警方對連續多起隨機行搶砍人事件置之不理發出怒吼。這件事好像從來沒上新聞,但我保證很多那個年代的交大人一定對這件事有印象;而我當時就在隊列之中,與大家魚貫進入派出所,竭盡所能維持理智。

當時是「紅杉軍」事件正白熱化的時候。據說因為全台紅杉軍四處竄起的關係,警方疲於奔命,因此許多不肖分子開始趁勢而起。我還記得一開始是街頭開始出現很多飆車族,但那畢竟就只是吵而已,大家就在NCTU版或是自己的系版上抱抱怨,也沒出過什麼大事。

但漸漸,情況愈來愈不對了。

繼續閱讀 “14年前,我們包圍埔頂派出所"

這OK好的世界

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浮出水面啦!

本來發文頻率就不高,這回距上次發文竟創下新高兩個多月,是該浮出水面了。嗯?才兩個多月?總覺得好像已經過了一年一樣。在a8c當leader的日子,每天不只做好做滿,滿到溢出來是正常,一天做以前兩天的事,不知不覺間時間感都變得奇怪了。

工作壓力、經濟壓力、人父人夫人子等家族責任壓力、刻意無視的理想時不時在雲霧後叫喚。我只是整日埋頭苦幹,只是每天盡力爬過一個又一個的山頭;不是因為山在那裡,只是不知道目標在哪,想活下來而已。是什麼時候開始的呢?我已經忘記要停下來看看自己、看看周圍。或許我已經不知道身在何方、或許身邊的人已經受傷、又或許,身心已經意想不到的殘破?

這次能停下來,寫下這篇自我檢視的文章,是因為我的孩子。昨晚,他晚上洗澡前如平常一般吃了些洋芋片當宵夜,然後咚咚咚地上樓去洗澡了。我跟著上樓,卻發現他不在浴室,而是躲在床上。

他躲在棉被裡偷哭。

繼續閱讀 “這OK好的世界"

與運將聊AI兩三事

這年頭只要說到我是搞軟體,如果對方不是業內人士,最常被問到的就是AI和加密貨幣了。

「現在AI好發達啊,都要超越人腦了呢」
「加密貨幣這種東西到底是不是詐騙啊」

被問久了我也發展出不少樣板回答,佐以專業人士「這小菜一碟,老子是專家」般的淡定口氣,和不時瞟向遠方的深邃眼神,總是能把人家唬得一愣一愣的,露出欽羨的神情。

「我的工作嘛 … 嗯,我是搞網站發佈平台的,你可以想像成是痞客邦那樣 …」
「喔,這樣啊,了不起了不起」反倒是我的老本行,人家聽了就是一臉「喔,good for you」,一點潮感也表現不出來,我只能轉過頭,咬著下唇偷偷哭泣。

前陣子出差回來,運將先生提起了AI的話題。

「你看,前陣子電腦下棋不是贏過世界棋王了嗎?現在自駕技術這麼發達,雖然現在只有些高級車在用,但總有一天會普及到國民車,甚至大眾運輸,到時候我們這些運將哪還有飯吃呢?政府總是在說宣導轉型,講的是要我們這些技術人員提升變成維護這些AI的人,我這麼老了,本來就讀書不行才來做這個,哪學得動?小弟,你做這行的,對這個趨勢有什麼看法呢?」

難得碰到提問這麼具體的,到家又還有半小時,我就難得跟他認真的聊一下。

繼續閱讀 “與運將聊AI兩三事"

9合1激情過後

『給軟人一碗滷肉飯』

感謝賢妻巧手,沒什麼能比一碗香濃滿載膠質油脂的滷肉飯更讓我能能恢復冷靜了。

每次選舉總是幾家歡樂幾家愁,這次史無前例的馬拉松式9合1大選,在選前N個月各方就開始戰得難分難解,選後的餘音更是比以往繞樑更長更久,實在太多事不吐不快。

以下概括個人對這次選舉的見解,充滿個人觀點的政治文請慎入。

繼續閱讀 “9合1激情過後"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Zzzzzzzz

A post shared by James Tien (@southp0105) on

好快啊,新年過完了。六天年假本來就短,如果年假最後一天晚上還要在機場等飛機出差,感覺就更短了 …

寫這篇文章的當下,我正在前往孟買參加敝公司『全球化小組』– Team Global的meetup的路上。在過去,我主要的工作一直都是協助Hapiness Engineer處理一些腐爛發臭沒人管的問題、維護內部工具以及線上客服軟體,還有企業方案用戶的一對一服務線上預約系統開發;在過年前我突然就被換到Team Global了,這個直屬Marketing部門的一切都是全新的體驗。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特別要小心『老子以後絕對不碰xxx …』這種句型不要隨便出口,小心一語成讖,xxx從此變成你生活的一部分。

我學生時期因為計算機網路概論學得苦哈哈,資料庫設計弄得亂七八糟,網路程式設計還被當,我曾經怒吼:『我以後絕對不做網路相關的東西!』結果我現在在a8c做全端。前一個工作做的iOS app有許多跟時間有關的圖表要做,因為被各種NSDate的奇怪設計搞到,我又怒吼:『我以後不要再做要弄很多時間運算的專案啦!』結果在a8c連兩個大專案都在搞日曆。以前因為總跟專門看$$$的部門處不來,我也曾喊過『我專心做產品就行啦!我才不要管那些$$$的數字!』結果我現在開始被這些數字淹沒了。

所以說,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

早知道當年就喊我才不要環遊世界,老子絕對不要當Elon Musk。

研究生時期的一課

時光匆匆,研究所那段每天K論文趕專案的日子已是近10年前的事情了。當時我懷抱著製作AAA遊戲的夢想加入了交大computer graphics實驗室,但大約在碩二上學期,主要研究的physical-based fluid simulation、clothes simulation以及point-based rendering,各大期刊幾乎都被數學及物理出身的人攻佔,即便我自信程式功力、對GPU等硬體的了解不輸人,由於無法自行發展背後運行的理論,總覺得無從施力,心態上陷入極重的低潮。回想起來那就好像整個人爬在暖暖ㄍㄡˊㄍㄡˊ的泥漿中,悶不死又爬不出。我為了補足數學方面的不足,先是去修了應數所的微分方程,後來又去圖書館借了一堆數值方法等等相關書籍來K,但那股被動感始終無法突破;這讓我非常沮喪,一度想著是不是該放棄,請教授隨便給我個題目做做能畢業就好了。

『我看這領域根本沒有我容身之處,computer graphics sucks!』我曾認真這麼想。

後來在一場每週例行的seminar中,Karen Liu教授來訪,徹底改變了我的想法。

繼續閱讀 “研究生時期的一課"

以前曾聽到wp engine的co-founder Jason Cohen訪談:

『請問您當初為何要創業?』
『因為想要賺大錢啊,哈哈哈~』
『請問您是如何制定計畫,熬過創業前幾年的難關呢?』
『哪有什麼計畫?都沒錢,想辦法活下來啊,哈哈哈~』
『…您真是誠實啊』
『可是事情就只是這樣啊,哈哈哈~』

這真是我聽過最直白的創業家訪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