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2019第三日–主題演講佐馬拉松式討論

動真格的日子來了,GM的一切歡笑與崩潰,就在這一天開始。所幸亞洲區夥伴們–通稱Asiamatticians,自有妙方:以亞洲區點心交換會開啟一天。

滿了,都滿了…
印度、印尼、越南、泰國、日本、南韓、馬來西亞、巴基斯坦以及俺們台灣,來自亞洲各區的好貨一瞬間堆滿整張桌子。我今年帶的是義美小泡芙、義美煎餅、戲院口魷魚和俺太座大人手工製作鳳梨酥與珍珠奶茶酥;太座大人產品甫上桌就消失在人間,彷彿不曾存在過般,令人感到溫馨。三年前我們第一次辦這個早餐交換會時人只夠坐一桌,現在已經要擠三張桌了,看來明年四張甚至五張不是夢。

吃飽喝足,就是早上的主題演講時間了。

GM2019第二日–開幕

昨日被漫漫長路折騰一天加上social個沒完的welcome party後,我一晚好眠到早上6點才起床。距離早餐時間還有2小時,該怎麼辦呢?心想先去健身房看看吧,動一動讓自己清醒清醒,準備面對接下來滿滿一天的行程。到門口一看,只見運動成性的同事們在時差襲擊下老早就攻佔整間健身房。走進房內,到處都是催谷肌肉的劈啪響聲,跑步機和飛輪旁濕漉漉地一大灘汗,都不曉得已經搞了幾K了。我呢?默默踩上滑步機調入門模式輕輕鬆鬆地踩,眼睛餘光瞄到有人進來的時候就誇張地喘一下,『哈、哈,我可以 … 我可以 …』好像已經滑了幾公里一樣,總算是有點融入感。

『演』完了之後匆匆去Pavillion大帳篷用早餐: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邊的優格是用馬丁尼杯來吃,但這椰奶優格還不錯。

再來就是今天的重頭戲了:Matt的開幕講演。

GM2019首日–登入

又到了一年一度的Automattic大拜拜–Grand meetup了,這是我第四度參與,也會是我第一次沒提專案也沒做專案。為什麼呢?主要是想換個方式參與看看。過去為了趕專案,課程沒得上,workshop沒得做;大家啤酒配趴踢玩通宵,我啤酒配摳頂佐文件獄。我本身其實不是個玩咖,但人生還這麼長,總是要嘗試點一天狂摳12小時之外的事。

WCEU … 我不來啦 _(´ཀ`」 ∠)_

嗚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真是世事難料,本來不久前才很興奮這次可以當會眾,沒想到就去不成了 … (´ཀ`」 ∠)

事情是這樣,本來俺是隸屬於全球化小組,大夥為了順道去WCEU大拜拜,就排定6月中在奧地利meetup,結束後就可以一起搭個夜車到柏林參加WCEU,一切計畫看來相當圓滿。殊不知,從今年開始俺們在提升入門使用經驗(onboarding)以及用戶保持率(retention)上的挑戰愈發嚴峻,我先是暫時到onboarding team幫忙四個月,現在則是正是轉調到retention team去了。因此本來的meetup計畫不再適用,為了應付接下來堆積如山的專案,也只好先取消了參加WCEU的計畫。

不!!!!!!我的爽爽玩WordCamp計畫!!!!!

我想要扭腰擺臀地飄到擺攤同事身旁說聲『加油』這經典風涼話啊啊!
我想要在講者們焦頭爛額地在上台前最後修正時遞上一杯咖啡,帶著竊笑飄走啊啊!
我想要去大肆吃免費buffet而不是去忙著補貨啊啊!

看來只好把爽爽玩計畫寄望於今年的WordCamp Taipei了 … 快來人幫我擺攤啊啊啊!

第三順位症

精實的customer marketing Seattle meetup落幕一陣子了。短短5天中共計3個sub team加上WordPress.com design team lead:Ian Stewart,與元老Andy Peatling聚首,密集地討論了許多重要事項。題目很多,但大致上是圍繞在WordPress.org / .com的使用經驗設計上仍大幅落後新銳如Wix與SquareSpace。我們有些人私底下稱這個叫『設計債』,大約三年前a8c就大動作投資在償還這個設計債,到現在還沒還完。所以,以後哪個傢伙說設計不重要、設計的工作只是把東西弄漂亮,請告訴他這個鐵錚錚的事實:WordPress.com系統層面展現的技術力絕對大幅領先許多競爭對手,但因為長期不把設計當一回事,現在每年成長率都被新銳們遠遠甩在後面,即使我們追了三年也還沒追上。啥?某人還是不聽?好職缺不投嗎 ^.<

言歸正傳。

這次寫這篇文章,是想提一下在討論中聽到的一個有趣的概念,叫『第三順位症』。簡言之,任何落入第三順位的事都有個共通症狀:長期投資,生不出個鳥,丟了又可惜,於是持續消耗資源,卻無法完成。

這應該只是Kirk Wright這廝臨場想出來的詞,但我覺得相當貼切,所以為文記錄一下。

WordPress.com新衣的內面 …

相信許多人都注意到了,近日WordPress.com已堂堂換上全新春裝(?)

新衣的內面,不是迷人的胴體,而是可總結為以下三點的意義:

  1. 往WCAG網頁無障礙標準推進
  2. 品牌識別
  3. 實作可抽換佈景主題的架構

嗯,聽起來好像是某種意義上的迷人胴體?有興趣看俺叨念一下細節的話,請見全文。

GM 2018回顧

GM2018正式落幕,趁著在舊金山轉機的時間記錄一下。這次GM的地點在佛羅里達的Hilton Orlando Lake Buena Vista,座落於Disney World旁邊。

『歡迎來到全世界最快樂的地方』在開幕致詞的時候Matt如是說。是不是最快樂我其實不太在意,GM對我而言最棒的地方有二:一來跟形形色色的同事見面,二來我可以不用管三餐、不用管任何居家維護的雜務,全心投入工作。回顧這一週,我每天工作的時數都破10小時,拼專案之外還做了不少平時沒空做的研究,簡直像把陳年宿便一口氣排掉般暢快。

這次的專案是在『匯出』頁新增的這顆小小按鈕:

螢幕快照 2018-10-06 上午10.16.58.png

寫這篇文章的當下,用戶端的提取請求還在審核中。待發布後,所有WordPress.com的用戶都可以輕鬆一鍵將所有媒體庫中的所有檔案下載成一個tar,例如圖片、影片、音訊等等。

小小的功能,但個人覺得意義重大。

對John Maeda此人有感

昨天打開信箱,發現躺著一包用防撞泡棉包緊緊的小卡,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什麼呢?打開一看,原來是公司寄來的『Muriel: Automattic Design Principles』小卡。

『Muriel』是John Maeda現在在a8c如火如荼進行的專案代號,其名來自於已故設計大師Muriel Cooper;目標是制定從a8c乃至WordPress.org適用的設計語言,將整個生態的文化從『工程導向』(engineer-oriented),轉化為『設計內化』(design-infused),是個目標非常深遠的計畫。目前直接可以看到它的實踐品的就是Gutenberg,Calypso未來也會逐漸蛻變成Muriel的模樣。

img_4457

不過寫這篇倒不是想深究Muriel,而是想聊聊John Maeda這個人。他完全顛覆了我對『空降』的印象。

我記憶中的空降高官大概就兩個樣,第一種不去管公司的文化與環境為何,立刻暴力地行使權限,不論好壞只管把一切打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第二種尸位素餐,像個水蛭一樣整天忙著吸,吸飽就拉,拉完又吸。不過真要說起來,後者造成的傷害通常要比前者小得多了。

不過John不同。

在約一年多前他以設計總領身份加入a8c時,他花了近整整一年的時間在底層遊蕩,徹底學習每一項產品,到處抓客服、工程師、設計師請教。等到他完全了解整個公司與產品的生態,才開始提出方案、籌組團隊來執行。他鮮少發公告,有什麼重要的設計進展通常都是交由團隊中的人輪著發布;寫的文章中很少說『我』,總是說『我們』、『大家』、『團隊』。

如果有什麼事情要通知一群人,他也常常用私訊的形式一個一個通知。例如這次的小卡,我知道這東西有寄給幾十個人,但他不發公告,而是用slack私訊:

螢幕快照 2018-09-04 上午10.33.13.png

用心與每個夥伴建立『人對人』的人際關係而非『命令與回報』的結構關係,執行面大膽而有力道。我衷心佩服這位當代設計大師的領導手腕,期待未來能向他學習更多。

P2 or It Never Happens

在Automattic,我們一直有一句話叫做:

P2 or it never happens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任何會議、決策、提問、發想等等所有你能想到的溝通形式,一定要寫在P2中,或是在某篇主文下寫成留言。P2指的是我們內部部落格使用的WordPress主題,較新版本叫o2,但我們已經習慣叫它p2了,積習之深已經把它當動詞在用。我們內部有數百個p2站,概念上就是一個巨大的WordPress multisite群集,搭配用elasticsearch自幹的搜尋引擎讓所有文章都可以輕易搜尋。

如果把p2這層抽象化,這件事的目的有三:

  1. 所有溝通內容都會公開建檔
  2. 任何人都可以參與討論
  3. 對於任何決策、專案,任何人都可以搜尋到完整的軌跡

這聽起來其實就是公司知識庫吧?個人在以前的工作用過好幾套,不過我覺得a8c這套自幹的是最好用的。一來我個人主觀覺得WordPress編輯器比較好用,再來WordPress容易針對公司需求客制這點真的足以打趴一堆貴桑桑的系統。

但有了系統,真正重要的還是要建立起『寫下來』的文化;比起好不好用,堆積過期的文件往往是知識庫的真正死因。關於這點,敝公司全遠距的工作型態貢獻良多,畢竟不寫下來人家要怎麼跟你合作呢?前陣子針對這件事,Matt在內部提出了『溝通債』(communication debt)與『文件債』(documentation debt)的概念,甚至隱隱強調這是比技術債更還不起的東西。他大致上是這樣說:

如果你開了個會,p2之。如果你寫了段筆記,p2之。如果你有所懷疑,p2 p2再p2。如果你發現自己整天很忙卻沒寫下半點東西,這等同是沒有在工作。少開一些會、少讀東讀西,確實把時間空出來把一切寫下來。比起繼續積累溝通債與文件債,我寧可你們少做些專案。

當然,他是親自寫在P2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