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M 2018回顧

GM2018正式落幕,趁著在舊金山轉機的時間記錄一下。這次GM的地點在佛羅里達的Hilton Orlando Lake Buena Vista,座落於Disney World旁邊。

『歡迎來到全世界最快樂的地方』在開幕致詞的時候Matt如是說。是不是最快樂我其實不太在意,GM對我而言最棒的地方有二:一來跟形形色色的同事見面,二來我可以不用管三餐、不用管任何居家維護的雜務,全心投入工作。回顧這一週,我每天工作的時數都破10小時,拼專案之外還做了不少平時沒空做的研究,簡直像把陳年宿便一口氣排掉般暢快。

這次的專案是在『匯出』頁新增的這顆小小按鈕:

螢幕快照 2018-10-06 上午10.16.58.png

寫這篇文章的當下,用戶端的提取請求還在審核中。待發布後,所有WordPress.com的用戶都可以輕鬆一鍵將所有媒體庫中的所有檔案下載成一個tar,例如圖片、影片、音訊等等。

小小的功能,但個人覺得意義重大。

對John Maeda此人有感

昨天打開信箱,發現躺著一包用防撞泡棉包緊緊的小卡,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什麼呢?打開一看,原來是公司寄來的『Muriel: Automattic Design Principles』小卡。

『Muriel』是John Maeda現在在a8c如火如荼進行的專案代號,其名來自於已故設計大師Muriel Cooper;目標是制定從a8c乃至WordPress.org適用的設計語言,將整個生態的文化從『工程導向』(engineer-oriented),轉化為『設計內化』(design-infused),是個目標非常深遠的計畫。目前直接可以看到它的實踐品的就是Gutenberg,Calypso未來也會逐漸蛻變成Muriel的模樣。

img_4457

不過寫這篇倒不是想深究Muriel,而是想聊聊John Maeda這個人。他完全顛覆了我對『空降』的印象。

我記憶中的空降高官大概就兩個樣,第一種不去管公司的文化與環境為何,立刻暴力地行使權限,不論好壞只管把一切打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第二種尸位素餐,像個水蛭一樣整天忙著吸,吸飽就拉,拉完又吸。不過真要說起來,後者造成的傷害通常要比前者小得多了。

不過John不同。

在約一年多前他以設計總領身份加入a8c時,他花了近整整一年的時間在底層遊蕩,徹底學習每一項產品,到處抓客服、工程師、設計師請教。等到他完全了解整個公司與產品的生態,才開始提出方案、籌組團隊來執行。他鮮少發公告,有什麼重要的設計進展通常都是交由團隊中的人輪著發布;寫的文章中很少說『我』,總是說『我們』、『大家』、『團隊』。

如果有什麼事情要通知一群人,他也常常用私訊的形式一個一個通知。例如這次的小卡,我知道這東西有寄給幾十個人,但他不發公告,而是用slack私訊:

螢幕快照 2018-09-04 上午10.33.13.png

用心與每個夥伴建立『人對人』的人際關係而非『命令與回報』的結構關係,執行面大膽而有力道。我衷心佩服這位當代設計大師的領導手腕,期待未來能向他學習更多。

P2 or It Never Happens

在Automattic,我們一直有一句話叫做:

P2 or it never happens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任何會議、決策、提問、發想等等所有你能想到的溝通形式,一定要寫在P2中,或是在某篇主文下寫成留言。P2指的是我們內部部落格使用的WordPress主題,較新版本叫o2,但我們已經習慣叫它p2了,積習之深已經把它當動詞在用。我們內部有數百個p2站,概念上就是一個巨大的WordPress multisite群集,搭配用elasticsearch自幹的搜尋引擎讓所有文章都可以輕易搜尋。

如果把p2這層抽象化,這件事的目的有三:

  1. 所有溝通內容都會公開建檔
  2. 任何人都可以參與討論
  3. 對於任何決策、專案,任何人都可以搜尋到完整的軌跡

這聽起來其實就是公司知識庫吧?個人在以前的工作用過好幾套,不過我覺得a8c這套自幹的是最好用的。一來我個人主觀覺得WordPress編輯器比較好用,再來WordPress容易針對公司需求客制這點真的足以打趴一堆貴桑桑的系統。

但有了系統,真正重要的還是要建立起『寫下來』的文化;比起好不好用,堆積過期的文件往往是知識庫的真正死因。關於這點,敝公司全遠距的工作型態貢獻良多,畢竟不寫下來人家要怎麼跟你合作呢?前陣子針對這件事,Matt在內部提出了『溝通債』(communication debt)與『文件債』(documentation debt)的概念,甚至隱隱強調這是比技術債更還不起的東西。他大致上是這樣說:

如果你開了個會,p2之。如果你寫了段筆記,p2之。如果你有所懷疑,p2 p2再p2。如果你發現自己整天很忙卻沒寫下半點東西,這等同是沒有在工作。少開一些會、少讀東讀西,確實把時間空出來把一切寫下來。比起繼續積累溝通債與文件債,我寧可你們少做些專案。

當然,他是親自寫在P2裡。

 

『別擔心工作,需要多少時間就儘管說』

從去年開始,a8c開始進行一系列多元包容(Diversity & Inclusion)的提升項目。其中一項就是經營“meet our colleagues"系列面談,透過世界各地的夥伴現身說法,來具體呈現公司組成的多元性,此系列目前還在youtube上定期更新,一個訪談短短1~2分鐘,歡迎拿來配早餐。

最新的訪談來自人在南非的Theme Wrangler:Jeffery Pearce

訪談中他提到:

去年我的家人生病,公司給了我足夠的時間與支持去好好照顧他們,我知道我的團隊能處理我的工作,回到崗位的時候也不用感到任何愧疚。

這段話我非常有感。去年我岳母因為腎結石引起腎發炎,突然間我成了唯一一個因為遠端工作的關係能在家打理、照顧小孩的人。剛開始,我嘗試工作與家事交替打理,常常弄到半夜還得工作,短短幾天就近乎心力交瘁,於是我先告訴我的team leader家裡的狀況,再滿懷愧疚地說:『很抱歉,我這段時間的工作效率可能會很差 … 我會盡量在週末或是晚間補足進度。』

沒想到,我的team leader只跟我說:

『不要擔心工作,你需要多少時間照顧家人就儘管說,家人第一』

於是我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幾乎都在忙家裡的事,只有花平常30%不到的時間在工作上。而且重要的工作其他同事很快就接去了,我其實都是在打雜和輔助。

這段期間,沒有什麼事假扣半薪這回事,我不用擔心斷炊,也不用擔心工作進度不足被炒,真切地感受到從團隊到公司的支援,心中滿是感激。

過去在職場,我常常聽到:
『公司可不是慈善事業,這樣做也是沒辦法的吧?』
『如果一個團隊沒有你一個月也能運作,那你就是多餘的』
『公司是請你來做事的,不是來照顧你的』

種種從經營者角度出發,乍看之下好像嚴苛得頗有道理的言論。現在我不禁想,企業難道真的不能做更多嗎?難道照顧員工真的是賠本生意嗎?人事成本合理與否,真的只看數字就好了嗎?

 

做自己的『惡魔的代言人』

惡魔的代言人,原文為devil’s advocate,慣用語"to play the devil’s advocate"大意是指『yo~接下來的論述中俺都會刻意反駁你,但這是為了使論述更加清晰,不是因為我完全反對你』,例如下面這段Joseph Gordon-Levitt對電影Snowden的訪談,大約於3:43 ~ 4:50處:

該電影的中文翻譯是『神鬼駭客:史諾登』,非常好看,好看到我都忘記要吐槽台灣譯名動不動就要神鬼來神鬼去的陋習了。

與a8c夥伴們工作這兩年,發現精擅此道的同事相當多。眼下有數個解法,該怎麼選?有人會出來負責當魔鬼代言人去一個個反論,一來一往間通常就會篩選出真正合適者;覺得明明就有顯然較優越的選項?那我來當魔鬼代言人戰你,讓你看到沒注意到的盲點。

除了在討論時使用,其實這也是自我思辯的一個好方法。

我很喜歡的podcast: Exponent.fm,主持人Ben Thompson曾在某一集說了這樣一段話:

人通常很難判斷自己到底是對還是錯,但如果你發現你覺得自己全對而反對你的全錯,那非常有可能你就是錯的。

我個人對這段話非常有感,我有許多類似的經驗,最後發現會有『自己全對』的感覺,通常是源自於無知,或是打破整個立論基礎的因子碰巧落在盲點中。為了減少這種情況,建立『當自己的魔鬼代言人』的思辯習慣是個不錯的方法。

覺得想到劃時代的點子?先試著從完全反對的角度自辯看看。
看到一段code覺得完全沒有道理?嘗試從完全支持這種寫法的角度去想想看。
這小孩吵鬧毫無道理?何不從吵鬧完全有道理的角度去想想看?

就這樣從完全的反面出發順藤摸瓜,往往會觸及從未想過的思維外,久而久之還會覺得同理心++,對這個並不是非黑即白、而是遍佈整個光譜的世界,也多了些敬意。

關於燒燙燙的Calypso離線開發模式

就在上上週Dennis Snell發佈了Calypso離線開發模式的最後一個pull request,詳細使用說明請服用README,概念大概是這樣:

  1. 啟動API回應錄製
  2. 開始這樣那樣玩弄各種等一下離線開發會用到的功能
  3. 啟動API回應錄像回放

之後calypso就不會真的發送任何API requests,而是從之前的回應錄像中取用預存的回應,如果不存在,就會像是一般API request失敗那樣。我不太確定這種模式有沒有標準用語,不過我們目前是把這叫Priming。目前整體差不多是在MVP,步驟繁瑣,但咬著牙屁股一夾走完一趟,就可以開開心心離線閉關去。

在開發初期有跟Dennis稍微聊過他打算怎麼做這一塊,他說他希望能從redux middleware來處理。由於Calypso是個行之有年的專案了,要從這角度下去幹需要非常多的重構,我當下覺得找幾個人全職在做大概也要個半年吧 … 沒想到這傢伙兼職著做也是半年就做完了,實在佩服。

鐵蛋的Whistler奇幻之旅

大家好,我們是鐵蛋。

我們在成為這模樣前,就是個隨處可見的鵪鶉蛋。聽說我們是被遴選出來的一群,經過數十道滷汁的淬煉,再加上真空包裝擠壓,方能從一堆白泡泡的滑頭蛻變為一顆顆閃耀的黑鑽;堅毅的外表下隱藏著熟透多汁的心,這豈是那些菜蛋們想像得到的境界?

這個叫什麼軟人的傢伙,邊逛著商店嘴上邊叨念著鳳梨酥和泡麵已經不夠刺激了,想找些更有趣的東西讓國外的朋友們試試。身為鐵蛋,怎可放任此等迷途羔羊再伸手去抓那些入門貨色?我們互相彈了彈蛋白,當下有了默契 —— 一包原味一包辣味,入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