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斑鳩

img_4481

今天早上,敝宅窗台外停了6隻斑鳩休息,嘰嘰喳喳好似話家常般,非常熱鬧。我不敢驚擾他們,急忙下樓拿了手機,隔著窗簾拍下這張照片。

過去後面還是一整片的芒草、構樹時,這個景象是完全看不到的。最近地主為了『維護』,派了一台怪手,大刀闊斧地把所有的草與樹連根拔起,像一堆垃圾一樣堆在旁邊。鳥兒們沒了可以休息的地方,才會來窗台上休息吧?

那不是我的地,人家要怎麼做我確實沒法說什麼。只是每次看到這樣粗暴的手法,總是會想,為什麼我們的社會對環境的態度如此矛盾?每到假日大家會忙著跑戶外,大讚自然之美,卻無法容忍自家周圍有一棵樹、一根草?大家會忙著去淨灘、去淨山,卻鮮有人願意撿拾自家周圍街道的垃圾?

『這樣很好,不然都會生些有的沒的東西;我之前常常會看到蛇你知道嗎?』原來這些是有的沒的東西啊,有蛇可以控制鼠類族群不好嗎?

我突然想起來以前做過的一個IoT專案,很多試用的家庭中都有人反映我們的產品放在家裡很礙事,但主要在使用該產品的人卻是愛不釋手。我們苦惱很久想不出解決方法,後來新進了一位資深的設計師才一語驚醒夢中人:這個現象是因為產品沒有與物主之外的人產生連結,對其他人來說家裡就是多了一個跟他不相關的東西,當然會礙事;所以正確的方向是設計分享的機制,而不是一直在想讓產品變得更隱蔽。同樣的,雖然這些草木對我來說就像充滿無盡驚喜的瀚宇,對其他人來說,就是在那邊擋路的一堆『東西』吧?

追根究底,或許只是現代人的生活與土地乃至人類以外的生物都太遙遠了吧。身為碼農能夠做些什麼讓人們更親土嗎?不知道做一個收集植物圖鑑的類寶可夢遊戲有沒有搞頭呢?

鳥兒們啊,請你們再等等。我沒錢買地種樹,但我可以把窗台打造成適合你們歇腳的小小綠意。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說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Zzzzzzzz

A post shared by James Tien (@southp0105) on

好快啊,新年過完了。六天年假本來就短,如果年假最後一天晚上還要在機場等飛機出差,感覺就更短了 …

寫這篇文章的當下,我正在前往孟買參加敝公司『全球化小組』– Team Global的meetup的路上。在過去,我主要的工作一直都是協助Hapiness Engineer處理一些腐爛發臭沒人管的問題、維護內部工具以及線上客服軟體,還有企業方案用戶的一對一服務線上預約系統開發;在過年前我突然就被換到Team Global了,這個直屬Marketing部門的一切都是全新的體驗。

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特別要小心『老子以後絕對不碰xxx …』這種句型不要隨便出口,小心一語成讖,xxx從此變成你生活的一部分。

我學生時期因為計算機網路概論學得苦哈哈,資料庫設計弄得亂七八糟,網路程式設計還被當,我曾經怒吼:『我以後絕對不做網路相關的東西!』結果我現在在a8c做全端。前一個工作做的iOS app有許多跟時間有關的圖表要做,因為被各種NSDate的奇怪設計搞到,我又怒吼:『我以後不要再做要弄很多時間運算的專案啦!』結果在a8c連兩個大專案都在搞日曆。以前因為總跟專門看$$$的部門處不來,我也曾喊過『我專心做產品就行啦!我才不要管那些$$$的數字!』結果我現在開始被這些數字淹沒了。

所以說,飯可以亂吃,話不能亂講。

早知道當年就喊我才不要環遊世界,老子絕對不要當Elon Musk。

隨著年歲增長、經驗累積,我們愈來愈容易從外而內洞悉事物的脈絡甚至核心,卻也易因此忘了退出來,從內而外作為整體來欣賞。

以前曾聽到wp engine的co-founder Jason Cohen訪談:

『請問您當初為何要創業?』
『因為想要賺大錢啊,哈哈哈~』
『請問您是如何制定計畫,熬過創業前幾年的難關呢?』
『哪有什麼計畫?都沒錢,想辦法活下來啊,哈哈哈~』
『…您真是誠實啊』
『可是事情就只是這樣啊,哈哈哈~』

這真是我聽過最直白的創業家訪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