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片段 0x05

本月月中,有位同事離職了,為了保護隱私,這裡先暱稱他為N桑吧。

這件事讓我非常震驚。N桑作為team leader在公司內做了很久,經手過不少重要的專案,常出沒在重要的討論中,在每年的大拜拜總是一身瀟灑地站上DJ台帶著大家搖咧搖的。但是,在離職的道別文中,他卻提到:

在過去幾個月,我不斷陷入憂鬱的漩渦之中,我曾認真想結束自己的生命。

我讀到這簡直不敢置信。我剛進公司的時候和N桑聊過一次,他自信、從容大度,熱情地跟我分享他和家人們現在住在一台RV上,即將第四度橫越美國,去年他則是準備參加一年一度的火人祭,今年GM見到,他依然不改一身勁裝,爽朗的笑聲穿透力驚人,在數百人之中也可以認出他。

但,這卻是他想結束自己生命的時候。

這不禁讓我想起過去曾碰過有憂鬱傾向的人,開始思索我們週遭究竟還有多少人在深層的憂鬱驅使下強展笑容?遠端工作讓情況更難探知,隱藏在一層層文字訊息壁壘之後的,究竟有多少鬱鬱寡歡的人?

我察覺到一直以來我都在用不對的方法追求不對的目標。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我真的需要離開,放下一切,重新去探索我自己。我本來忐忑不安,但當我真的卸下職務,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輕鬆,以及我一直追尋的自由。

N桑,雖然不知道你未來會往哪裡走,願我們下次見面時,你能夠發自內心地笑了。

片段 0x03

今天終於開始認真看VS Code準備換換口味了,介紹影片系列做得不錯,短時間內就可以有個概觀。不知不覺vim也唏哩呼嚕用了十年了,其實還是覺得很好用,但現在的編寫效率卡在一個瓶頸卡很久了,分析下來我基本需要:

  • 更好的remote development方式。基於scp、unison或mounting等的方法很多,但都不夠無痛,而且大多只限於編輯,需要編譯執行的時候還是得多開一個ssh session去做。
  • 更輕鬆地客製。雖然vim的plugins很多,但用得久了毛多了總是有那幾個癢點得靠自己抓,偏偏Vimscript真的寫起來太痛苦了,常常抓到癢處前玻璃心就先碎了。

VS Code看起來是現下解決以上兩點最快的方法,remote development看起來相當成熟,extension開發和環境設定都比較 … 現代化?而且重點是比起過去的Visual Studio來說看起來輕量多了,我個人是工具極簡主義,太肥大的IDE我一概敬謝不敏,我無法接受每次工具開起來有一半以上的資源都花在跑我用不上的東西。

其實neovim可能也是個好選擇,更優良的async tasks、核心與GUI切割的架構設計以及讓plugins開發可用的程式語言大增的RPC APIs設計都很吸引人,但目前看來remote development的解決方案還差了一大截,就暫時不考慮了。

片段 0x02

小小大星球系列、Don’t Starve、Don’t Starve Together、氧氣不足、戰鬥方塊劇場、Minecraft、Bit Trip Runner、Untitled Goose、The Witness、毛線先生、Human: Fall Flat、Assemble with care、Hidden Folks、記憶碑谷,以及Switch上各種從最新到懷舊的任天堂本家遊戲等等,自家裡的小子有力氣拿得起手把起,已經算不清讓他玩過多少款遊戲了。

我覺得曾經作為一位Hardcore玩家在育兒方面真的很有優勢。在許多家長整天擔心孩子玩垃圾放置手遊玩到兩眼癡呆的時候,我輕輕鬆鬆地介紹我的孩子玩有深度的遊戲,開開心心地陪他一起玩。教他如何健康地玩遊戲,透過遊戲中的難關教他面對難題的態度,如何抽絲剝繭,玩遊戲的禮儀,以及如何從不斷地被擊敗中學習成為有品的玩家 –– 放眼世界,恐怕沒有一種活動能比電玩更快讓人品味失敗的滋味了吧?競技類電玩尤其是。

我現在還記得小子在3歲多的時候靠自己解出小小大星球謎題的時候的震驚,以及發現他在某些遊戲的技術竟然不知不覺間超越我的莫名驕傲感。

等他字認得多了,就漸漸可以推薦他閱讀量較大的劇情類遊戲以及策略遊戲了呢,屆時要從什麼開始呢?

片段 0x01

人類不會毀滅地球,但是會讓地球變得不適合人類自己居住。

這是在本期週刊編集的「飄滿梅杜莎腦袋的海洋」中看到的一段話,完全與個人對於環境永續議題的觀點契合。

荒川弘的百姓貴族裡有一話說到她看到「保護大自然」之類的環保標語都覺得無法理解,「我才不覺得自己能保護這麼強大的東西」,用家裡的農場被颱風掃得乾乾淨淨的事例,她風趣地畫出這常被名為「萬物之靈」的狂妄給忽略的常識。

說到這,如果各位看倌有個5分半鐘閒閒不知道該做什麼,推薦下面這段TED talk,有繁中字幕喔!(其實我比較喜歡「正體中文」與「現代中文」,以後再聊這個)

短短近6分鐘內,Chakrabarty博士扼要生動地指出為何教科書普遍所見的「線性」演化是錯的,以及把現代智人當作靈長類的終極型態不但與事實不符,還製造出了人類優於其他生物的錯誤認知,相當值得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