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啊,好端端的幹嘛要遠端呢?

不知不覺間,在Automattic遠端工作即將期滿二年了,像上圖那樣擠沙丁魚感覺已經過了好久好久。面如死灰的人們如同開了自動導航般,魚貫竄入火車車廂,毫無焦點的眼神四處飄移著,試圖找到一個縫隙可以不用與人對眼、想要靠眼神的投射在人群中找到最後一絲屬於自己的空間。啊,終究是徒勞,那就低頭看著手機吧。這一刻的手機,如同通往自我堡壘的一扇窗;只要把自己的眼神關在這扇窗內,旁人沈重的呼吸、味道混雜的濕熱空氣,才終於與自己沒了關係。我學生時期曾經讀過一篇文章把東京的地鐵形容成中世紀的奴隸船:早上把人一車車載往工作地點,晚上又把人一車車載回來,往復不已。現在回想起來還真是貼切。

開始遠端工作的理由很多:脫離通勤、想要看世界、想要在世界級的公司學習,但現在想想,最重要的只得一個:回家

『回家』這件事最先有感受的是較為個人的層面:早上省去的通勤時間可以拿來慢跑、接小孩下課後可以帶他們去玩、太太下班後我總是在;諸如此類,更能照顧自己也更能照顧家人。就這樣家裡蹲一陣子後無聊了,就開始四處探索找有趣的地方工作,這才逐漸意識到,『回家』不單是個人,更是有社區上的意義的。

Continue reading “人啊,好端端的幹嘛要遠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