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John Maeda此人有感

昨天打開信箱,發現躺著一包用防撞泡棉包緊緊的小卡,神神秘秘的,到底是什麼呢?打開一看,原來是公司寄來的『Muriel: Automattic Design Principles』小卡。

『Muriel』是John Maeda現在在a8c如火如荼進行的專案代號,其名來自於已故設計大師Muriel Cooper;目標是制定從a8c乃至WordPress.org適用的設計語言,將整個生態的文化從『工程導向』(engineer-oriented),轉化為『設計內化』(design-infused),是個目標非常深遠的計畫。目前直接可以看到它的實踐品的就是Gutenberg,Calypso未來也會逐漸蛻變成Muriel的模樣。

img_4457

不過寫這篇倒不是想深究Muriel,而是想聊聊John Maeda這個人。他完全顛覆了我對『空降』的印象。

我記憶中的空降高官大概就兩個樣,第一種不去管公司的文化與環境為何,立刻暴力地行使權限,不論好壞只管把一切打造成自己喜歡的樣子;第二種尸位素餐,像個水蛭一樣整天忙著吸,吸飽就拉,拉完又吸。不過真要說起來,後者造成的傷害通常要比前者小得多了。

不過John不同。

在約一年多前他以設計總領身份加入a8c時,他花了近整整一年的時間在底層遊蕩,徹底學習每一項產品,到處抓客服、工程師、設計師請教。等到他完全了解整個公司與產品的生態,才開始提出方案、籌組團隊來執行。他鮮少發公告,有什麼重要的設計進展通常都是交由團隊中的人輪著發布;寫的文章中很少說『我』,總是說『我們』、『大家』、『團隊』。

如果有什麼事情要通知一群人,他也常常用私訊的形式一個一個通知。例如這次的小卡,我知道這東西有寄給幾十個人,但他不發公告,而是用slack私訊:

螢幕快照 2018-09-04 上午10.33.13.png

用心與每個夥伴建立『人對人』的人際關係而非『命令與回報』的結構關係,執行面大膽而有力道。我衷心佩服這位當代設計大師的領導手腕,期待未來能向他學習更多。

P2 or It Never Happens

在Automattic,我們一直有一句話叫做:

P2 or it never happens

這句話的意思是說,任何會議、決策、提問、發想等等所有你能想到的溝通形式,一定要寫在P2中,或是在某篇主文下寫成留言。P2指的是我們內部部落格使用的WordPress主題,較新版本叫o2,但我們已經習慣叫它p2了,積習之深已經把它當動詞在用。我們內部有數百個p2站,概念上就是一個巨大的WordPress multisite群集,搭配用elasticsearch自幹的搜尋引擎讓所有文章都可以輕易搜尋。

如果把p2這層抽象化,這件事的目的有三:

  1. 所有溝通內容都會公開建檔
  2. 任何人都可以參與討論
  3. 對於任何決策、專案,任何人都可以搜尋到完整的軌跡

這聽起來其實就是公司知識庫吧?個人在以前的工作用過好幾套,不過我覺得a8c這套自幹的是最好用的。一來我個人主觀覺得WordPress編輯器比較好用,再來WordPress容易針對公司需求客制這點真的足以打趴一堆貴桑桑的系統。

但有了系統,真正重要的還是要建立起『寫下來』的文化;比起好不好用,堆積過期的文件往往是知識庫的真正死因。關於這點,敝公司全遠距的工作型態貢獻良多,畢竟不寫下來人家要怎麼跟你合作呢?前陣子針對這件事,Matt在內部提出了『溝通債』(communication debt)與『文件債』(documentation debt)的概念,甚至隱隱強調這是比技術債更還不起的東西。他大致上是這樣說:

如果你開了個會,p2之。如果你寫了段筆記,p2之。如果你有所懷疑,p2 p2再p2。如果你發現自己整天很忙卻沒寫下半點東西,這等同是沒有在工作。少開一些會、少讀東讀西,確實把時間空出來把一切寫下來。比起繼續積累溝通債與文件債,我寧可你們少做些專案。

當然,他是親自寫在P2裡。

 

『別擔心工作,需要多少時間就儘管說』

從去年開始,a8c開始進行一系列多元包容(Diversity & Inclusion)的提升項目。其中一項就是經營“meet our colleagues"系列面談,透過世界各地的夥伴現身說法,來具體呈現公司組成的多元性,此系列目前還在youtube上定期更新,一個訪談短短1~2分鐘,歡迎拿來配早餐。

最新的訪談來自人在南非的Theme Wrangler:Jeffery Pearce

訪談中他提到:

去年我的家人生病,公司給了我足夠的時間與支持去好好照顧他們,我知道我的團隊能處理我的工作,回到崗位的時候也不用感到任何愧疚。

這段話我非常有感。去年我岳母因為腎結石引起腎發炎,突然間我成了唯一一個因為遠端工作的關係能在家打理、照顧小孩的人。剛開始,我嘗試工作與家事交替打理,常常弄到半夜還得工作,短短幾天就近乎心力交瘁,於是我先告訴我的team leader家裡的狀況,再滿懷愧疚地說:『很抱歉,我這段時間的工作效率可能會很差 … 我會盡量在週末或是晚間補足進度。』

沒想到,我的team leader只跟我說:

『不要擔心工作,你需要多少時間照顧家人就儘管說,家人第一』

於是我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幾乎都在忙家裡的事,只有花平常30%不到的時間在工作上。而且重要的工作其他同事很快就接去了,我其實都是在打雜和輔助。

這段期間,沒有什麼事假扣半薪這回事,我不用擔心斷炊,也不用擔心工作進度不足被炒,真切地感受到從團隊到公司的支援,心中滿是感激。

過去在職場,我常常聽到:
『公司可不是慈善事業,這樣做也是沒辦法的吧?』
『如果一個團隊沒有你一個月也能運作,那你就是多餘的』
『公司是請你來做事的,不是來照顧你的』

種種從經營者角度出發,乍看之下好像嚴苛得頗有道理的言論。現在我不禁想,企業難道真的不能做更多嗎?難道照顧員工真的是賠本生意嗎?人事成本合理與否,真的只看數字就好了嗎?

 

你今天把產品弄壞了嗎?

昨天台灣時間凌晨1點前後,咱家WordPress.com分享至社群網路的功能Publicize全面炸裂長達4小時,只見論壇上哀鴻片野,眼看俺們公司就要被鄉民給放火燒掉 …

這件事詳細的原因不方便明說,就姑且說是某位夥伴不慎上了一個patch把整個功能弄壞吧。這段時間受害的用戶上萬,從system team到product team頃全力救災,最後仍有些損壞資料無法恢復。好像很嚴重吧?揪~竟這位夥伴事後受到怎樣慘絕人寰的處置呢?

繼續閱讀 “你今天把產品弄壞了嗎?"

2016 GM @ Whistler:活動與閉幕

Work hard, play hard.

前篇分享了扎實的工作行程,但都到了Whistler village,當然不能只是埋頭苦幹而已。公司安排的、私人揪的、臨時起意的,整個星期穿插了許多大大小小的活動,只要有那個力氣,從太陽剛出來到太陽再次出來都有活動可以玩。我是屬於每天最晚12點前後一定就寢的人,但各飯店的派對室聽說都是徹夜有人在瘋,也因此一開始選房間的時候甚至還有『請問你想離派對室多遠?』的選項。我是不曾駐足過派對室,回想起來蠻可惜的,明年應該要好好去瘋一回。

繼續閱讀 “2016 GM @ Whistler:活動與閉幕"

2016 GM @ Whistler – 2: 工作篇

長達一週的grand meetup,有大量的活動,伴隨大量的工作。因為有趣的活動實在很多,在報名各項活動時,Matt還曾發表一篇文章的大意是:『如果有什麼很酷的活動和工作撞期,請以工作為主!』不過後來這段發文被很多人偷偷亂改引用成『撞期嗎?Matt說過先去玩喔!』之類的在內部部落格到處流竄,這是後話。那這一週來我們究竟在忙什麼呢?大致可以分成三個大類:

繼續閱讀 “2016 GM @ Whistler – 2: 工作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