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孩子看「地海戰記」電影與「終極問題」

所謂「終極問題」,便是「生亦何來,死亦何去」,各大搜尋引擎並不盡然同意「終極問題」這個措詞,但這是個人聽過的版本中覺得最簡要的,因此就這麼用了。回首過去,這個問題不時會因為某些契機回鍋,如心頭上無法驅散的低語般縈繞,真切直接地向我指出過去讓我接受的答案已經不再適用,我必須找出新的答案。大家是不是也有類似的經歷呢?以我的情況來說,這從來都不是什麼愉快的過程。短則數週,長則數月,就像承受了漫長的、精準控制力道絞頸一般,慢慢地被奪去氧氣卻又不會窒息,唯有找到答案,整個世界才會再次明亮起來。

我第一次深入思考「終極問題」是在高中的時候,我碰巧在一次作文中抒發了想法,並在最後總結「我不知道我會成為什麼人,但我絕對不會成為一個死人。」其實我當下並沒有尋短的意思,只是覺得這個結尾在句法上交相詰問挺酷的;老師來問我能不能把這篇文章貼到佈告欄去分享時一臉嚴肅,我沒想太多還以為是老師覺得我寫得太好了。直到好幾個朋友跑來問我過得好不好啊、需不需要幫忙啊,有事好兄弟們一起分擔云云,我才驚覺到發生了什麼事。

這次會和孩子一起看宮崎吾朗改編的「地海戰記」,純粹是因為Netflix上其他的吉卜力作品都已經看完了,如果我不趕快再提個好方案,哆拉A夢系列電影第65535次就要開播,所以我情急之下才選了地海戰記。畢竟劇照中有龍呢,能錯到哪裡去呢?最後雖然我家太座睡掉一大半,我家小子倒是定睛會神地從頭看到尾。這部我擔心摻雜太多隱喻的電影,竟然給了我和孩子第一次談「終極問題」的機會。

「爸鼻,我覺得亞刃好笨,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當然是生命本身啊,你知道為什麼嗎?如果沒有了生命,你就什麼事情都做不了了啊」
「真的是這樣沒錯呢。但是啊,真的有很多人會過度地去想這個問題,後來就像亞刃那樣好像心迷路了一樣,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喔。而且人在這時候都會特別脆弱,你看亞刃剛到城鎮的時候,不是差點就要吃了迷魂丸嗎?這在現實世界也是有這件事的喔。」我盡力想用淺白的字句來解釋,順便搭一下他們學校最近的毒品宣導便車,好在小子似乎可以了解,開始繼續活靈活現地聊他的論點。
我找了個空隙插話:「那我考考你,你覺得爸鼻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是什麼?」
「嗯 … 是什麼呢?不也是生命嗎?」
「不是喔」我摸摸他的頭,「是你,還有你媽咪」
他聽到似乎非常開心,接著豁然開朗般地說:「原來不同人可以有不同的答案啊」
我當下非常驚訝,沒想到他竟然掌握到重點了。我抓住機會,順著他的話繼續深入。
「沒錯喔,你一定要記得,不但不同人會有不同的答案,更重要的是,答案必須自己去找,永遠不要讓別人代替你回答。一旦你讓別人代替你決定生命中最重要的事,你就會像把真名告訴蜘蛛的亞刃王子一樣,被別人控制。所以你一定要記住這件事,好嗎?」
「嗯」

他自己可能不覺得,但我必須非常刻意遏制住過於激動的心情。沒想到和他聊終極問題的機會會來得這麼快,而我竟然有機會把我最想傳達給他的說出來。雖然我不知道他小小年紀能理解多少,但我好希望他可以永遠銘記在心,這樣他將來的人生路上,或許就可以少去許多我所經歷過的迷惘吧?而當他面對人生中首次的「提問」,或許就能比我更坦然了吧。

發表留言

Please log in using one of these methods to post your comment: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